Home / 路德访谈 / 路德访谈《上海女囚》作者孙宝强: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海外民运人员,为什么我要站出来坚决支持郭文贵

路德访谈《上海女囚》作者孙宝强:作为有一定影响力的海外民运人员,为什么我要站出来坚决支持郭文贵

音频

视频

文字

这个用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访谈 今天是二零一八年 7月27日 今天我们联系来自澳洲的 上海女囚的一个作者孙宝强 10秒小女是啊 他们是 参加八九六四 然后因为8964也做过很多年劳 然后出来以后专门写了一本 助教上海女囚 走到时影响力非常 墙软 然后来到澳洲以后 也是长期参与海外民运 他今天累 他要站出来说作为 1 移民有一定影响力的海外民运人员 为什么 他一定要站出来 坚决支持郭文贵 你就光贵先生的爆料 首先了让我们的这个 暴强女士啊 来给我们的观众们打 打声招呼 好想你是你好 大家好 大家好 非常感谢感谢您来到 绿的访谈 大家知道最近是从这个 文贵先生而来的海外 这个爆料 坚持的这个一股这种风暴 这种 也渐起了同时间起了咱们这个中国人关注政治 将一个高潮起来 国内掀起了这种高潮单的在海外 这个海外民运啊 对文贵先生的这种 很多的这个 互相之间冲突比较大 有很多的这种 很多特别是很多名人是战车反而会先生 天天做视频啊 别的不做天天只做视频 马文贵是什么文贵的鸟 吃饱甚至 说得都很难听的话 保小女士我想问一下您作为 移民海外名人事 为什么 愿意 这个手 来上路的访谈 谈一个在你们海外明你头 可以说 是一个相当于 一个敏感的现在很多海外可能 今天做完以后会不会遭到很海外名人士 对您的这种攻击你有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啊 爱早在上题目前我应该说已经得罪了我的一批通道 但是我无怨无悔 我们明里面是有一批名 伟明 一点都没有下水 他们联财联社 464的人血馒头已经吃了30年字典 毫无顾忌 但是命令下面的 小蚂蚁 他们目目的 爱无能的做了很多好事 比方说帮助国内的受难者 家属 过年过节的时候给他们寄卡片 祝爱得国内的一些男友 互动 通过微信什么的我可以说 这里的小蚂蚁那么做了 所以如果用一棍子打死所有的年龄都不对 我觉得这也欠 正确 我 坦白的承诺我就是一个民运分子 我就是一堆强作为我终生奋斗的目标 但是在这里我要表白我的观点 我坚决支持郭文贵先生的爆料 我以前也是一年前我也是挺过会的衣服 但是 我可以说我们 你的茅台酒 没满意 有些活动 我们一些 挺博会的同志同人参加好以后立马闪身 也没有参加什么 聚餐啊饭举行的 他们默默的传导 万国内大量的转 我们 用我们默默无闻的行动来支持郭文贵我们不需要 不需要再 有自己的曝光李但是我们凭自己的良知做我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情 将就可以了 好的 我看见有点紧张 然后 华强你是这样就是 你能否先介绍下你自己为我们入的访谈的很多观众都是墙内的 都市 就是对好的名义了解的稍微比较少的一些 您来自海外民运大一体肯定 都知道你的 名字啊 都知道您的影响力 特别是您当时的上海女囚这本书啊 我也 了解的笑确实 是非常 有很强的影响 但是我们的很多观众可能不了解所以你能否 介绍下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好吧谢谢 1951年我生长在出住在上海我的父母都是中共的地下党员 我的父亲还是中共所谓的建国后的第1任的 上海市杨浦 不去的吃枣我的母亲也是地下党员 但是 一次一次的运动 最后我的父亲 就自杀了 在我小学的 今天羽客 因为我父亲的去世 后来我母亲 这个老共产党员也因为疾病而任上我吗 在我17岁的时候 然后我就 38岁的时候我是初六七家老三家我就进了上海电影 在上海炼油厂很多十几年的日子里我都在车间里的一线的车间里 上早班中班晚班 后来我就调到厂 不做了一个厂不打结 在此期间我一直在公司报场报何时画报上发表文章 针贬时弊揭露黑暗 89年一声枪响 我走上了街头抗议中的 2月5号 我走上街头抗议 8月6号我又走上街头 八表演 演讲碰纪屠杀然后带领群众设置路障当天晚上 1989年6月6号的晚上我就被一个秘密电话 优普进了有附近了虹口区看守所 开始的半年 生不如死 地狱般的生活 在1989年8月24号 上海市虹口区工人俱乐部召开的男人 大会上我被公派 有期徒刑三年 然后在八九年年底 我压到了上海市 提篮桥 那是提篮桥建议然后接着呢 继续 在提篮桥监狱 我们 天天为共产党卫卖国 梦到过什么 出口产品 然后为他们积极了厚厚的外汇 8 92年 4月底的时候4月份 我被提前两个月 粗浅 用我们管教的这句话来说 孙宝强为了你这两个月减刑 我们做了无数无数的努力我们写了多份报告 注重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在中国公安干警的里面有很多 很多很多的好人 我们的大队长中队长和小队长 确实他们都是 杞子里的好人 92年 4月底我10月份我去 出狱以后 因为我是刑满释放送至24政治犯我没有工作 齐肩的苦是酸楚 C 几句话可以 阐述 然后来在很艰难的情况下我那就写上海你去我要把我店里所知道的看到 一切都写下来 那间国宝 民警 然后吃过饱 街道口 街道 一层一层 来找我 最后 我 实在没有办法那我参加了独立中文笔会然后我的文章在香港杂志上在 很多地方都发表然后我对我的监控了日盛一人 在1192在2011年年初 我 出走澳洲 现在我是澳洲公民 有关移民在海外民运 多一些 故事能否跟我们 大家说一下 谢谢谢谢 我们到了自己的世界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 我们要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国内的老百姓也没有 这就是我 行情一直投身于 民主运动 我不否认我应该也是名利一份子 但是 我也 你能这么说在明你确实是有一批尾妹他们连前联财联社 这点毋庸置疑 但是 还有一个 大屏幕吗我在工作的在默默无闻付出和奉献的 也有很多很多这样的 所以说 不管所谓的民运大佬们他们炸锅 他们有时候更共产党勾兑 这是不争的事实 相信 冷心还是在一部分人 明日的身上得到了彰显 我 杰出的我旁边的自己评论他们也是默默无闻做了很多很多的 所以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名你们确实有为累但是也有 很多默默无闻在工作的那些义工这点我一直对他们深表歉意 那你对于文贵先生这个爆料你是怎么 怎么看法的 怎么看的 一直以来 中共确实是世界上最最最邪恶的 一个柱子 卖国贼谢谢他们已经是一个潦倒的成熟的流氓 郭文贵的爆料 掀起了 盗国贼的地 底裤那人们看到了喔作案发后baby 体内的人士 也因为看到了真相他们的良心也在苏醒 我觉得郭文贵的爆料应该是一件大好事 我就搞不懂面对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有些人整天坐视频 妈妈莉莉兔 吐沫横飞的 鞭打 这个不能怪我只能说一句话郭文贵是人不是神 但是 他在推墙 他在为中国老百姓朝着喜马拉雅上走的时候 我们朝他身上扔石头就是很不厚道的 很卑鄙的很龌龊的 刑警 你是不是最近看到 你们海外民运有些人 所作所为你是完全看不下去了 所以一定要上路的访谈 来做这个节目是不是我感觉啊完全看不下去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承认我在群里 也跟他们争锋相对的辩论 我也曾经在某人的做的视频下面不断发表字 看法 但是这种我觉得我还是要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我也是名利的但是我天就支持 郭文贵爆料 就用一位大伟先生所说的 如果你是吃瓜群主 到后面去 如果你是愿意 为中国民主事业做出一些事情的那么请走上第一线 我也是听了他们的 体制内的这些视频以后 我觉得我应该发出 我们的事 我我我们下面的事情小蚂蚁 我们都在默默的支持郭文贵 他们从来没有上过镜头 他们也从来没有什么宣言他们 只是默默的 默默的 这就可以了 妈妈在做啊 还有就是关于这个澳洲挺郭后援会啊之前我听说你好像也是参加澳洲停工会会 后来澳洲 这个什么东京报道协会之后这些事情 你是怎么看的 还包括现在 悉尼的这个你们这些挺过的人员 现在什么情况能不能说一下吗 你了解的 我只能用一句话来说大浪淘沙 打折的士 自杀留下来的 是沉甸甸的有分量的东西 我不 表白自己是有分量但是我觉得 如金钱是买不到能有的 真正的 信仰 就是 我们自己发自内心的清楚自己良知的造化不是为了你一份狗粮有些人为了人狗粮 现在做视频大赛活动啊但是我就一句话我听从自己量吃 我相信 很多人 可能现在 已经一点点1点的人转变了对郭文贵的看法 怎么转变的 我想事实是最好的 最好的证明把老公能贵的爆料一点点得到了证实 他爆料的很多东西 我都可以做正他报了的东西 雀啄米 中国的司法 中国的体制 中国的干部用人制度中国的医院 充满了卑鄙龌龊肮脏 可以说是 真矢 无法想象他们有多坏呀我觉得都很贵的爆料完全准 这个季节 记忆那些 人 他们要叫嚣也好要反过一句也好要变脸也好 我觉得大浪淘沙 让他们去吧 零星 自在 能减 那你了解一下爆料您能否说一下您所掌握的一些 和贵先生爆料说 其他说 雷同的一些东西或者是您验证过的 方便 郭文贵收到了中国 干部里面确实是 这种腐败的现象我就算一下在我们上海市 宝山区 有一个幼儿园的老师 因为他老公 下 下次性领导型会以后他老婆就从幼儿园调出来 到宝山区教育局 做了一位干 这就是用钱买官 这是不是腐败 在却是却做无力的 还有吗 还有 司法系统 黑暗 在我们提篮桥监狱能减刑的都是有来头的 记得在89年前有一篇报道这家有一个女的最大的行会吧 他家到了提篮桥监狱 但是 一个月以后 他就被提了叫监狱 引渡到他们当地的浙江的建议其实就是放 谁都知道他们每通了监狱里的 爱或者是司法局的 然后他就 他就回去了然后停车就把他 我看到这一幕的是当时我就想如果有一天 我一定要把这个证上告诉我 看多很多难 还有 我们没有吃的 土地规划局的一个科长 他因为受贿行贿被判了6年薪 但是我最好最好的一个朋友告诉我 他说你那个简讯上什么简写就先行了两个多月 我的科长星期六年还没住 还没 坐满 3点他就回去了 他为什么 他说给提篮桥的大队长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给提篮桥区中队长管他的中队长一套21厅的房子 那个小队上一升一厅的房子 好三套房子到位还3点不到 就回去 出去以后 由于他在关键的时候没有出卖他的老领导 所以领导 给了他一个什么职务 知道吗给了他一个某某区拆迁队大队长的 从此他的敛财 更上一 但是我的朋友笑着跟我说你减刑两个月能加减刑三年多 你出来打工 送报纸摆地摊作家整哭 苦不堪言 但是他现在发的财力却还要多 我说你 不知道 这就是体制之恶 所以不贵的爆料根本我 更个完完全全是 这里的中国上海的 司法局的黑暗真的是可见一斑我还知道有一个司法局的一个 工作人员 他的爱人姓蔡 草字头一个菜 8月24集 你先在菜场里卖菜的 多拉就从他 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 然后拿她老公迅速的有了第1套房然后又有了第2套房 然后就有了 第3套 这样能他们不断妻妾成群 还房屋成群 别墅成群 公寓全景 你看他 怎么样的一个 无耻的社会所以到过贼门 把名字名高度搜刮起来成为他们的囊中 这样的事情是在上海对中国比一比 解释 所以逛的告了 根本说的 一点都没有错他说的太对了 都说了我们的心里去 而且他说到像这种 有的是 爬上去的这些明星啊什么的 全都是因为你说以后然后呢他们就被提拔最清楚的例子我要说了是 是在30年前 我是我还是在上海炼油厂大纪元的时候 因为我们打字间里为常常打字的这些女孩子相对来说都是还是自用 用比较好一点的其中有一个女的非常漂亮 然后就被我们的办公室主任看中了 然后他有七兄八大妹的 全部从黑龙江内蒙古山西全部 想办法调回了上海 那个时候20 30年前我们在什么什么30多年前我们那个电视剧 机票什么什么自行车票对给一个单位一个车架才能分到一张这个女孩 口袋里抓抓就是一大把这种 也就是说这个腐败不是从今天开始 在八九年前 就医 活色生香乐开展了进入 所以说你 所以说我觉得呼很会的抱怨真的说道我的心里去了 因为我目睹了我身边很多很多的 黑暗口罪恶 像那个段文贵钱的豹的区上只要是在中国稍微有点 有意订阅量除非这个人就是个傻子在中国完全什么都没做过的 都知道文贵爆料的人真事情但是为什么说 祝你们还问名义别人像黄河边什么李洪宽这些 天天说文汇报的都是假掉怎么怎么你是怎么 评价他们的这种做法你觉得他们是自己的行为呢 还是 后面 有人他们其实就是前面的一个目 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啊 明明去就有两点第一他人品的利 他不能在诱惑面前 不能抵制诱惑这世界点 这点他肯定明衣服口量 上宝训了他长期没有工作 可耻之争 然后检测莲花池到处去说到处去说 所以我在他们上面也毫不客气的留言 是不是你因为成天晃到没有工作没有收集序自己的狗粮 所以你用放大镜把别人的 缺点放大100倍我说你这个孬种共产党 待我在分分秒秒在做爱你怎么屁都不敢放一生 卫视好不可就很尖锐的骂他们 小李红会也好玩红袍也好这种人比比皆是我告诉你 中华民族是一个袋子 知音上大有 缺失的一个民族 出现这样的人一点都不奇怪 问题是就像约翰小哥所说的 我们走我们自己的路我们都挺过改写文章在发生意我们做我们自己 那我应该做的事 这些人 螳螂挡臂 我真的觉得很可怜 他们就为了那么一点狗粮 每天要做两个视频 哎呀呀我真是觉得有一句话鼓励有一句话叫做什穷奇 伊朗健 穷的时候一个细节 性格他都能看出来 你如果 在证据罪 你在国外根本就衣服扯的情况下你都为了那份可怜的那些狗粮还出卖了 量子实在 太可惜了 批发说我们合同会 我们悉尼 有一个合同会有一个常务副会长 他都要70多岁奔80的人了 但是他为老不尊 啊 为老不尊 他现在还担了常务副会长整天宫正在中立完后面干哪些机密 偶的是他为了什么 他没有意思字 太不用看病也不用发愁 但是他就是愿意见了 这种事不杀他 有一种贱的 儿子你是没有办法挽救他的他到老了他都80岁了他现在还听命中领馆 整天西藏革履领带飘飘 人模狗样不 乌海观看去西藏 其实也就是一个衣冠禽兽你想他 他完全不相伯那个了看不到国外的情况对不对他们被洗脑还情有可原但 他在澳洲都几10年了他看到了民族国家的伟大他看到了人权 自由的重要性 他孩子要妹子俩去你说 只能说他 先送一个键 所以对有些 炸过的了有的人是蒙在鼓里 有的人是人云雨 有的人天生他的骨子里就是下降 他就是喜欢银河 独裁者喜欢舔菊 那就由他们去吧最强的了 B4有家 除了比赛 是有家根本就是 不屑一顾 好的 那还有啊比如说这是做前没这种表现出来的 还有一些那就是暗地里串联 来查过的比是相亲亲啊还要参选你您跟他们熟不熟 你是怎么评价他们的这种 赣州 按中了我说的是按重啊 你是怎么评价 怎么说呢我跟他们 都有点熟 但是 我实话实说我不想听了 我觉得 四辈子在人家撒了自在 个人的心目当中我就不想听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要对的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 所以你认为 其实因为比较少所以你不认可他们的这种行为 是不是意思 我都不想听了 不想评论是吧 我觉得有时候用一句话来说 最高的女士 就是无邪 我不想说 阿妈 好的我走我的路我只说我想说的话 好的 其实啊其实现在大家可以看到 其实真正的好的名义 这 据我所知道因为有人跟我说海外明你 就像这个咱们中国的演员也分 头牌200 300 400养 这海外名誉的 这间也分头牌200 300就是 一线二线三线四线是不是 这一现的还没上魏京生未老 这个那也是坚决挺多的 是不是啊 还有这个王军涛 前几天做网主下简写作节目也是 也是坚决 支持郭文贵爆料的 我国杨建利先生 这都是属于 是吧那都是坚决挺多的 现在房就是像那种 边缘的明边远的比如像 郭宝胜袁红冰 他们都知道 都市边缘人士 他们就是用了这个 爆料 来把自己的 威望 这个名气 听起来以后再来咋过 您是怎么看他们这种行为 就说这种人格的超级分练 他到他扎的时候他还要说讲一些道理 一直说文贵先生不蕃息 啊就是一些这种 这这些方面的一些 恨 千巧那些道理啊 极少是一个人人格上的 就是其实有人口人品的 有这方面 你是怎么看的 这些人的一些行为 但是我参加挺国会的视野视听从良性的召唤可以这么说 我基本上没有参加他们的 一起吃饭局活动什么 我不参加 那我觉得我们只有干干净净纯纯纯粹的就是 请过请郭文贵的爆料 我就是这么一句话 Justin Johnson 我不喜欢用那些 拔高的那个时候一片溢美之词我也不出来没有说郭文贵如何光辉伟大 但是我觉得他确实是在实实在在的为中国人做一些事 那就可以了 他们告诉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贪腐 但是我现在我也不想 评判 我觉得 你沉舟池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我觉得我不必要听了不该 好的 还要就是绿的放太我不知道您是有没有经常看还是说只是偶尔看一下 究竟我们这个体制内很多这种各个小哥出来 来说实话他们都从体制的角度 站出来来 揭露中共的政黑暗 你是怎么看看看待这些 诸多的中小哥 站起来体制内的人是特别是 我对不起你能够查出来体制内的这些图能表示 非常深重的近义 同时我也觉得过分会这句话是对的 8000万党员 有很多人都是好的 这点我是 感同身受 这一点上我非常有体会 我发现 有的广场吗 他们又比起自在的人 真的真的不能同而已 几次在这里有很多人都是很清醒的还在去广场吗因为我在上海的时候监督我的 而除了小脚即是对呀居委会要一层一层的那还有我上面的那个 那个谁 合肥的一个肥肥少他也是见到我的 在20周年 巨立20周年六四的那一天 万达背景车 压缩 本来是我家里不让出去然后单位是我处理一些财务上的事情警车开道把我送到大 单微信到银行什么 然后事情发生以后我一走进龙陶然后这些老大妈老爷看见我就像看见我 麻疯病人 字典点指指点点 老爸说的底层怎么就是没有文化的大吗他们真的身上的 狼文化和狼人的 特别 其实体质那我倒是觉得发过关干节有很多很好的我举几个例子吧当初六 那晚上我就被押进看守所然后就开始 就开始审讯我 当时我是慷慨激昂 毫无惧 谈了很多 然后谈好以后他们要叫我在那个 树上那个 签名的时候了回看到我写了很多但是这个单子上来就是 他写得不上面了 只有很少的一些内容一个一个字写得上很大很 很大那我抬起 洗头看见了一双包含 同情和怜悯 和京剧的眼睛 这是我第1次接触到 古玩城 他是一个书记员我知道 他在默默的保护 他把我说的一下 西比较认为过去的话 都删除了 那个所以省兴那个子上去短短的两张 上面次也不 不多其实我知道这位警察小姐 他在保护我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你 然后我进了 提篮桥这个女子 千羽鹤 我所造的这个对那是全部是 贼就是头皮夹子的人组成的这个小组 他们的动作特别玛丽特别拿了一天能打一件毛衣呀 他们动作特别忙在这情况下来我实话实说我都玩不成这个繁重的劳如果我 我完不成的话我就要受到 惩罚的惩罚就是不让你吃一点昏每天就是水煮青菜水煮萝卜 第二步让你洗一次 第三步让你 王峰 王峰的也就是一个月可能就太阳下走一圈儿14 不让家人节俭不能写加薪 所以这个监狱里要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真的你别看那些去你看上去是窗明几 极尽其实你面临生了无数的罪恶和按照 老这个时候我们的大队我们的中队长侯小对方信他们的所能在帮助了我 4点我心存感激 到现在我还想找到一个姓朱的朱队长 注重对方他虽然是体制内的人 他有时候会跟我个比交谈 这和她的丈夫因为所谓的社会 我我后来听说她老公也是 被人家栽赃了 怕了六年 然后这个很卡 很值得尊敬的尊重队长就被 挑就被他调到那个群组去 去大一些 零零碎碎的花 其实他们这些干净身上也有很多优秀的图片 这是我跟他们接触当中 昨所能够感受到的 还有大伙出以后上海炼油厂把我开除出厂 我因为要带着一个刑满释放胆个副的帽子 找不到工作 这个时候我们的乍浦街道的那个老干部 他就 他有一部车带着家时就开了一辆车到我们上海那个厂去 在很热很热的天 他去了我们练习场几次他想让我们的炼油厂 把我 重新 回到炼油厂因为那个时候我就40多岁了我上有80岁的姑婆 下雨我放多动症的儿子 生活真的是非常结局 但是他去了几次 都没有落实 但是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周围街道老干部 对我的那份 温情可爱 还有就是 反正很多 很多这样的事情 我觉得所以说还有一次 还有还有一件事情就是 中国政府 很卑劣的 有一个新的家他有一个政策就是凡是在19 92年 钱被判刑人的所有人的功力全部归零 这个里面有政治犯 有冤假错案有所有各种各样原因也就是说只要在九二年以前判刑的 他们所有的婚礼全部桂林 前不久我在网上看见人家写了一封信 就是倡议书倡议我们大家签名 反对这个万恶的 制度这个 为这个 这条法律 后来那我那那个时候我到了退休年龄但是中国也把我所有的功率都一笔取消了然后有一次那我就到 到社保局 去办事的时候因为我是大卫你不但是财务后来我不但是财务也是管 社交社保自己方面的 社保局的一个同志就跟我说 他说 这条政策是根据苏联 内务部的以前的那个决定也就是说 现在共产党演习的1992年 92年以前太虚的了 工龄归零的这个政策 苏联内务的一个决定政府的规律是1954年出生的 你想1954年今年是20 18年 半个多世 寄过去了 到过贼王恶的恶法还在 还在做恶你想这么多工龄的人都被他们把公民抢去后 他们真的一无所有 这个社保局的人很动情的跟我说他说我认识一个上海手表厂 看到老公了 他以为家里提取苹果 这个星期天帮人家修手表 最后不差党在严打死 把它以 投机倒把罪名关了她两年 他她两年回来以后他妻子没有工作他也是 失去了所有的生活来 这个这个蛋不很深很动情的跟我说这样的制度 多么罪恶 1954年延续到现在那就是卖国贼对我们 工人般般大厦 霸占了我们的 我也写了很多文 你你想想 多么无耻 把我们所有的功能全部枪 你们有多少冤假错案 有多少政治吧 现在 动物结盟16一傻*把钱多少出去 呵呵 坏虫都是 中国人民时是以人民的民脂民膏啊 我们建议你 知道吗出口的全都是外汇产品 我能把日本株式会社化动画片 我们打毛衣出口到海外 我们做什么什么东西全都是出国海外所以现在有时候我看到圣诞 给你的那些儿童玩具什么的我就拉着我丈夫就走 我知道这里面全都是 老与范政治犯他们的 他们做出来的 说他现在有了这么多钱在全世界牛啊牛哄哄的哪里的钱都是霸占的 92年 也就是说在92年以前拍的了 包括使用脚踹他全部把功能会为你 你说世界上哪一个国家有这样一个阅读老百姓的政策 这个干部告诉我的时候她眼睛也充满了缝 所以我觉得体质那确实有很多人都非常好 所以看到约翰小疙瘩为什么不出来的是一句我听得到我小姑说了一句 我们有东西我们也应该报了 然后自己吃 我也只是我这一次上节目的一个原因之一 就是关于7月12 7171文汇路的访谈这个文贵爆料这个 最新的这个视频 我不知道您看了没有 你是觉得这个这个面提到的王见的很多这种致死还行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评价的 能否说一下 我觉得 郭文贵的这几条都打住了 每到过节的 七寸上 他说了一点都没错 他们要杀一个人就象一是一个蚂蚁 再见与我目睹了他们多少的 他们有一个一大队 把轮冠进球宽窄巷皮房子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有那么一个人要跳你 头像真是易如反 可以说血肉之躯的人 确实是真的很难 过几话我最有体会 他就是人间地狱 我到过这么70年来查看老本行这么多年 我们必须要有人站出来说出真相 在有人有一个郭文贵来说出真相的时候还有大批所谓的民运分子 朝他轮钻头的时候 我成了我确实非常 我在我们的群里也好 我经常跟他们争辩 而且为此我也更好几个朋友断进了关系 这样的友谊不知道我保存 算了吧大路朝天各子一 那对于 王建枝死的话您觉得 是不是 现在是这样就是说 你看吧就是 关于这个房间之死 文贵先生我们录的访谈那肯定是就是这是一个阴谋 我是绝对是 并且我们会下还派专人去现场 去调查但是 咱们海外民运啊 所有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提这件事 有人提就说 王剑就是自杀或者是14000 或者是 就是说文贵香这里我们路的访谈都是在这里 故意在这造谣一时这个意思 我相信你也看过 你们啊就是海外民运的这些人的一些证言了 你 作为又挺过又是还有名的你是怎么看 这种现象 对他们只有四个字 帮选 阿邦嫌办书 我完全支持 显而易见 秃子头上的虱子 明白的 只要有一点脑子的人给那个想象 共产党动那个杀西藏的活佛 对王圈要下手 太易如反掌 发现有些所谓的名运势 他们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在旁边做帮闲帮助 这些人 我说你们自己夜深人静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胸口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 你自己叫住 助纣为孽 你这就叫做昧着良心做伤天害你的 我觉得这样的人帐说实话比 比比皆是 我们华人群 真的比比皆是 我现在有一句话 对我来说是 这格言 郊游径 就四个字 因为有的人太不烂了 那人口图 那我也不想说出来但是我自己心里自有一根证 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一个 最强的人 就像到微信 不要理 他们我们 朝鲜 朝鲜总是吧 好的那接下来我们看看我们的聊天室聊天室的 我们的网友们 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来跟 我们的暴强女士 来互动一下 聊天室聊天室你好 你好绿德 我们今天有几位旗手的话先从洋葱头开始吧洋葱头 今日已开卖 洋葱头 洋葱头自己开卖 那我先看待一个人去提问他他说目前海外民运除了认同和桂工会 贵爆料的运动意外 还有什么样的积极作为 谢谢 好想你 啊黑了我不能说明你应该干什么我就谈我自己应该干什 第1 我们帮助国内受难者家属在春节的时候 我们也参加了 我们悉尼的 政治犯的后援会 这个发起者是胜利先生 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先生 多年了他一直关心国内的是男主角受让他们过一个温暖的春节是我们的宗旨 我们一批这是人们都参加了这个活动每年从不减 第2尽可能的给他们发一些和卡 货年卡给他们写信 这是我们做饭 第3 在群里我们也 有很大一批人 他们都是默默无群建群被他们分群就不停止 我们最大限度的还是消息 传导国内让国内的老本 知道他们是 如何 生活在被奴役不被剥削的水生活的 我目前能做的就是这3点的时间 到哪了我是要捍卫我们的澳洲的 架子 在这方面我们 这里信业余体制是同啊我们一起筹备六四晚会然后我们一起 椅子毛泽东的音乐会 椅子芭蕾舞我们做我们觉得应该做的一切都从自己的良心 宜良心作为衡量绝不考虑症基因素经济因素 所以我觉得你有幸打着名的幌子骗钱骗天太无耻 有些人吃了雷神蛮的意思就是 上邪 到现在都没有 找搞假屁股 我最恶心这种 能不能 尖锐点说到底是谁 在做这假的佛像我们玩贵先生一样 直接说出来 要不要打几大片 你去看呀 在民主国家有一大批人都是搞移民生意的对吧 兔子头上的虱子还要点名吗他自己 能自良心想一想 国内的那些709家属呢 帮那些坐牢的李旺阳的家属吗 当我知道的国内很多我是比会的我们的陈述进我们的很多那个旅 吕耿松醉副人 尤其是浙江的民主党人他们加起来的兴起 C1000也 对的我们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 我就想说一句如果 这些 坐在车里的这些民主任是你们想要出租的话可以通过路的县城找到 也有一个很容易的 按同能他愿意为他们免费出 哇 我能做的我也是这是法轮功的活动我支持上任的高度 走中间道路的活动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好吗聊天是好好的好的我想我想问问你就是有人说 明月海湾明月世昌纪明月 那你怎么那你是怎么看怎么评价迷晕的海外的 好谢谢 我觉得这句话有点言过去 不能以偏概全对吗 米里面也有很多很优秀的只不过是你们真的不知道而已 把你们看到的就是两个坏的冒尖的人但是他们不代表所有的名义 里面有很多人都在默默无闻的工作就是说我们后援会一个人他根本就明白 不见进展他每年一圈就这1200块澳币还不说那个计费要寄到国内 他们也都是默默无闻的作我们系也有一批人每年六四活动 他们都积极参与出钱出力自己买设备 短而且多次参加国会各种活动 这得看我们澳洲的普 自贡 中共的红色色彩 他都做了很多事情不能因为自己 某一些人 把所有的人多磨砂质不变正也不正确 好的我想问一下 就你刚才说坏的冒尖的 你那么说下去没几个是坏的冒尖的 让我们的观众们 看看到底名认可的您说的 和我们 这个大多数观众你 认可的是不是 同一个同一个同一同一线程好不好 没几个 我妈妈粥的 文化就是多元文化 也就是多远方法我就是这个意思 清者自清浊者自 我真的不愿意提这些名字大家自己去思量每个人都有独立的 独立思考能力 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 把心思放在他们身 我们给我们做我们该做的我们写我们该写的 就可以了 真的不要太介意因为中共 是一个大粪坑 要这个 宋康还存在 他就不停的复制和引伸一批又一批的蛆虫 这是去重多的数不是说你能一脚脚下他们不能 我们的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要想办法把这个大粪坑用途把他们买 郎去处不在不在 不再翻译不再出 与其扬汤止 布鲁弗 你指出他们的名字 不如我们大家全部真相 共同 营造我们的西马来 好的我们看聊天室啊聊天室聊天室下一个 小的下面请卤肉饭 发芽 阿维谢谢谢20A路得好嘉宾好 好的钱文贵先生 你再爆料的时候 曾经 就提到了赖昌星的案子 陈京不点名的 对加拿大的某一位 阿明人是你的领导好 这是为了写那门远华案黑幕 然后就像那仓心保证在 让在乡心在加拿大办下政治庇护 结果 那不太伤心不再被骗了大笔财产结果 那个在加拿大的身份难民庇护的身份也没办下来还被加拿大遣送回 回去对此嘉宾 有何评论谢谢 好的 孙女士 247 我 知道 但是我 我觉得 我觉得我真的不便于行了 因为我觉得 你自己是一个正常的那个说的话必然对自己的行为当初是做过一番考量的 你做什么事情自己心中有数的 对吧 我想大概都平凉子 自做事情吧 我真的 不想 不知不想评 我就只能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自己该做什 好的下一位聊天室 好的好的有人想问哈 就请您评价一下黄河边里和关西诺 他们是这些人是不是光会所提到的伪类 应该是 黄河 变脸变得这么快我因为我那也不是 去看所有的视频他是我丈夫告诉我有很多所谓的历史 刚出了他就想做郭文贵的历史由于没有谋到这个词我啦 就扎过觉得太可悲了 你舅子就这次几个钱了对不对我们这么多年来我们我们觉得我们根本不要用了 要因为药用植物 你看他们这些变脸的人我知道很瞧不起他 我只能一句话嗤之以鼻 你为了自己个人的恩怨 其实两个人的恩怨就谈了只是没有 不到一个好职务 没有没有到你心中的时候你立马变脸 你的人格 等待你的人品在哪里 所以我现在也不再轻易相信 大逼呀大碗大明星 我身边有好几个朋友 他们都是值得我敬佩 那我们我们我觉得我们下次去澳洲价值觉得你曾 有很多人知道我敬佩的对吧有很多人为了感谢澳洲这个民主国家给予了我们一起 包括我我们都进行了遗体捐献 我们都办理好了 文秘不是血液也不是要聪明我们只是觉得对爱我们要有一 回馈八下这种人香里红花什么我都觉得 关注他们浪费我的 这种人让他们去 自生自灭吧 我都不想打 地毯 其实唐柏桥 克拉斯画 阿爸爸对不起来我看不叫他也早就在网上认识我了叫我到 美国吃啊到他们家去啊醒了 但是我 交朋友我也有自己的尺度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有的人是必须远离的有的人是必须 断交的 有的人我们必须是 团结起来共同调节 真的不要打 时光和精力放在 我觉得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看看下一个问题啊 好的好的就是我想就是那个有一个朋友说想让你评论一下也红冰 他写的书是不是假的呀 谢谢 啊我那看过袁宏斌教授的书 我哪有自己的看法觉得他写得比较华丽辞藻华丽 但是 但是但是怎么算的 毕竟他那还是反共的 说了有什么东西什么什么学历什么的我那还是希望我们的缘分平教授能 能够站在 反斗恶贼的 几条 G挑战好 真的对我们来说 林和利益什么都不是 算什么 我们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人 说老实话我也是九死一生从共产党这里从到过在这里逃出来的了现在我 我们还把钱看的 重要把泪看的这么做 那么就可惜了你的一生皮那我就是怎么了 我 对自己就四个字 独善其身 我对别人没有要求 也希望他们大家好 因为我不能站在道德的 去茧子他们 但是我只能做到我 孙宝强 独善其身 好的下一位啊聊天室下一位 好的下一位是洋葱头城自己开卖 好啊大家好我想问一下张女士 你说孙女士孙女士 你说你1亿年前在 澳洲挺关会那么现在您已然在澳洲酒 不会吗 如果现在您不在澳洲挺博会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你退出了澳洲酒会谢谢 一年前我确实是参加了 后来吗当中几经坎坷你们也知道了 现在那本来我是一直上澳洲之声的节目的 但是现在呢我有时候通过写文章写帖子在群里发发 我表达我自己的观点 包括今天上路的访谈都是我去许 慈济挂的 支持郭文贵的一个看法但是我在这里强调一点我们挺过就是要干干净净存存储 谢谢的挺不要带有 4号的个人的私心杂念不要想着名也不要 讲座力 所以对 Can 到时间什么好久啊 什么大我是不敢苟同 长跑步长跑的我还没有这个想法我只是觉得我们是一个人就凭这 自己的良知说一些干什么画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下一位 好的有证有问哈就是您对郭宝胜天这么多挺多占有了钱你是 是怎么看的 还有你对袁红冰的那个所谓的什么白衣长松是怎么看的谢谢 郭宝胜哪我已经在来视频下面是刘乐妍 我说你先把你的18万每天吐出来 然后再把语言 吐出来 我说你现在还是个在这里指手画脚的说那您得有多大的勇气啊 我是这样留言的 他俩 对原原先生的白衣飘飘长发票他那 我说实话啊 我知道每个人每个人的性格秉性世界观都不同 我只是觉得 我只能说三个字 很 什么意思很遗憾什么意思 我很遗憾重当 出的挺 不过到了后来的杂货我只能对这一切表示一行 我想所有的评论老百姓自由 自己中队都已经说出来了也不像我再重复了 我就只能对这种行为表示遗憾 因为我们当初基于支持郭文贵 绝不是要有个人的因素在里面不要有四里的东西在你 我们就是看他是不是对整到过的 是不是味千百万个一样改善说话 是不是让中国走向民主法治是不是每一个中国人 生病 看得起病 上学能够上学 我是从这个上面是计量考量的 他们自己 所有他们自己的考量那是他们的 我 不是 澳评论教我不想做评论我只能说对过大师的字典 表13个字很遗憾 是元大18 元大4元大师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下一位好的好的有人想让我帮忙带问好目前海外明 有哪些明确的政治纲领和可操作的制度设计谢谢 从我的观点说我的观点不一定正确我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有规划也没有事 我觉得他们没有 因为没有 我们自己做好一个小卒子 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 下雨 好的还有一位战友问 他说请问您和上学有没有金钱往来谢谢 No 一分钱都没 对那就好 没有受圣雪的钱那就是没有收购量啊那就对了啊 还有现在聊天室下一位 好的下面请龙虾发言自己拍卖谢谢 大家都说过先生殖 Amy是照妖镜和命运的照妖镜 你 怎么看这个说法呢 这个说法 从原则上来说是没有错的 我也觉得 确实是看出来这有些人的卑劣 所以我的朋友也进行了调整 我现在 我只能做到这一点 我还要再问一个问题 又说 你以后有没有可能被蓝金黄的可能性或者 花了 如果说如果说南京话那就是在九二年的时间来告诉我还在监狱里的时候我们的建议的对 对他就找到了我 要我写一份认证书作为提前出于的通行证 我成了那时候我的孩子 得了多动症 他学习成绩很不好思随时有可能留级 当时多做一个母亲我的心都碎了我愿意用我的一封认罪书换去提前出狱的通行 但是当我找出来接见我的时候知道了我这次想法以后我丈夫狠狠的骂了我说了我一顿 他说不就是三个365 不要说三个360个上面 我也一定等你回家 绝不能 因为这点 我们崛起白起相中 独裁者投降 我的丈夫如雷轰顶的一句话 使我见到了我的信仰我没有 现任证书 是我提前两个月出狱减刑确实是我大队长中队长我们的小弟 他们因为他们自己也说看了我的打听了我的看了我的爱情 他们 也就跟我说我们是为你而感动 时间我在出逃前我是在一个外贸公司做财务 因为我一直在 外媒上发表文章然后他们一直在找我一一来就三四个 国保警察 其中有一个国保警察 偷偷的跟我说 吃了 我是很敬佩你的 要是中国上海的 你的女式都像你这样我估计 情话也不是这样 对但是还有一个处长他找了我 他跟我说 只要是保全我知道你的文笔很好 只要你帮我们写一些歌颂共产党禁文章 我可以帮你有钱有名有利 我要在 肯定把你的东西看动出来我知道我的东西根本看都不出来 我在那歌 那是我写了一篇东西叫做 上海本高老头 考试根据我 中共的真实事情写了个长篇传奇案纪实的 然后那个出版社要出版 然后我就跟出版社说明了我的 身份 六四暴徒 我是你们考虑好 不要因为我亲爱的你们 他一听我是这个身份 然后只能忍痛割爱 要说南京话我再见你的时候就可以给男子兰精华 416太多而且是通行无阻不要说我们澳洲这么多政策都没有共产党落下了 我相信你与你面有很多大了 好在哪里 问一下他们好自哪里 而且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好好的工作他们钱从哪里来 我明天告诉你们大家 我在奥特的工作室 我就是做推拿按摩店学拔火罐 对的我的工作看上去不高尚但是我真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 我也是一个干干净净 我相信命里面很多大了都被蓝精华 这点毋庸置疑 但是你们自己去体会谁 谁有这么多好在谁有这么多好烦 我非常钦佩你要非常清美女 在海外依然 就是做的最 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些工作能自己养活 而不是 去骗捐或者去 说这些狗粮啊 聊天室我们聊天室问题很多很多聊天室下一位 好的好的有这有想提问法就是 大家都知道盛雪个人生活非常的混乱哈那么他为什么还可以做民政主席呢你怎 看谢谢 他现在不是民族主义 休息了吧 是名正负值 这台机器反正不管主席副主席都是主席不是不是 你回答一下啊 我正在很遗憾的告诉你 怪这点我真的不行 因为我现在 我觉得我现在面对的是盗国贼 Twitter 部落 因为如果 你经理风尚的话我觉得并不同而且我真的不愿意 讲师 在这里平安 我只是我再说一句就是我只能做到我自己 多少汽车 好的聊天室下一位下一位 爱好的好的 有人问就是您对张健的看法为什么张建在推着天天骂人还可以 可以做民政副主席是不是因为他是某人的面少谢谢 不好意思啊这些乱七八糟的这种东西的罗斯的事 正在一直在不太关心今天谁跟谁的面什么什么什么的那我觉得我对不起可能那 那你们说我要对这个目标 是中式就是第1 现场民族体验的儿捍卫我们的儿子价值的三帮助国内的 更多的圣诞指的是 请郭文贵我真的不能评论为我都 跟照片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沟通过 说老实话 一句话我交友非常近 不值得我尊重的人我不想喝 好的看看聊天室 最后一个问题好吗聊天室 好的好的 有人问话就说为什么 一有人说盛雪张建优惠 就会出来挺身而出哈 酒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你能解释一下吗谢谢啊 我真的不能解释我只能说大家拭目以待吧 对吧时间一长大家 场多东西多水落石出 而且你知道如果这个人不值得你交往或者不得你关注你就把它扔在冰沙 这种事情我一般真的能在冰箱 职责 上个子 好的聊天室还有没有问题没有了吧 聊天室 还有一个人有的问题只有一个做一个 沙滩 还说谢谢宝强点勇敢的来到陆德访谈 刚才你说呢因为挺多和几位民运分子断交 是否包括刚才他不愿提起名字的几个如果因今天你来鲁得访谈得罪了他 他们以后被他们打击和孤立 那么你是否会退缩还是会深入批判 贾明月 姐姐 他们 绝对 他还不了我 因为我相信我自己干干净净的没有经济上的问题没有生活上的问题 我想我都能在共产党我是2010年出来的在这以前我在国内一直 写文章在孤宝不断的 早上我们的情况下 我的都没有退缩我会为现在的这些 小剂量而退什么绝对不会 我想喜马拉雅山 即时报价手册答 写作的目标 那中国人民不再像杨改兰一样 也是我的母语 所有的中国人 有尊严的活着 他们能上学能自闭 这也就是我的目标 所以每次我听到过很多次的东西 这是我的新会员 是的我在我现实生活中确实是看到了很多不开的肮脏的 而且人品质恶有是超出你的想法 但是 这样一个 被狼来为大的而且这么多年来被洗脑的民族女的很多人确实是很可悲的 我不是法官我没有 平坦他们的权力大事 我只能说 鄙视他们这我们 自己的 好的 好谢谢谢谢孙女生 孙宝强女士 今天 节目 非常 我们的聊天室富婆了很多问题呀我们 好像你是都回答的非常干脆利索 虽然就是中国的人情 这一点我们 看到他很多 他也不好意思说 实际上我们从 宝强 你是的 这所有的回答你看到他的这种间 坚定的 坚定的一这个反倒过罪啊 这是文贵先生提出来的啊 第2就是坚定的其实认可我为先的现在所坚持的这条路 推墙特别是王桂先生证 这一 这种方式 你在这条路线 周二 再给您一分钟时间您最后来总结下好吗 8折的士 我说的是我想上说上句话的蛇 中国 腐败和黑暗 其实 真想过敏会所说的有时甚至远远超过了功能 先生所说的 这是完完全 第2 杞子的有很多很多 自觉行走势青行者我们应该团结他们 所以我在此表示我对约翰对大伟小哥的敬意 第一副站出来的 体制内人的进 13 民运杂货纸 你不会相信命运里面还有很多很多默默无闻在干活的包括微信 就有很多 他们经常 那我赶 G点 这也就是我一直朝前没有停下来的 原因 当我们共产党参透到我们这里 大卫仙什么的他们都 用自己的时间精力用自己的关系在默默的做这件事 所以我这里要说一下反毛音乐会的成功 曾经有一位先生 说是他的功劳我真是你 觉得太可爱 这是一个集体的功劳一个群体的工啊 其中我也经跟大家说那一天是我 我和我的 丈夫 还有我们的 明年祖 钟锦江博士 我们三个人参加了 毛泽东音乐会的 记者招待会发布会 我们三个人 做他们的事 兰和澳洲的新闻媒体而晚上新闻节目里就报道了 然后 就形式酒店的朝好的方向发展 这不能说是我们的公告 更不能说 一个人多 这是我们一个整体的群体包括我们里面有一个70多岁的女士他一直是叫人家签名 解梦大全 这位女士得到了我深深的进度 所以我说你们在看到尾明明的时候也看到了很多下面默默无闻还是 付出的女士们先生们 这点我们真的要从全局吧不要以为这棵树木虫了但是后面还有一大片 生理我们要更加热爱 谢谢 谢谢大家 好的最终最后谢谢谢谢 华人律师 来到 Vodafone.de 现在聊天室的 说的朋友吗 刚才提出这么多问题 谢谢 各位观众的观看 今天想不到此结束 谢谢绿得谢谢孙女士再见

 

Check Also

路德访谈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再次深入曝光中南海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升官的规则。

音频 视频 文字 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的访谈今天是2008年7月28日美国时间 今天我们联系中南海保镖 行李小哥啊 很小的你再次深入的谈一下中南海 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 以及这些参观那些规则 包括很多常委们的日常的日常生活 之前那个和你小哥的节目非常受欢迎接近20多万的点击率啊 可见大家对于 咱们这个神秘的常委吗咱们认为神秘啊 但是对很厉小格来说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就是普通人 接下来我们让和你小哥跟我们观众们打声招呼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