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路德访谈 / 路德访谈体制内尼克小哥:因为2017年6月份一封发给文贵先生的邮件,而被抓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判刑8个月;此案件引起政法委孟建柱亲自关注;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同样关押的还有宋军、马丛、陈向军、吴晓晖。

路德访谈体制内尼克小哥:因为2017年6月份一封发给文贵先生的邮件,而被抓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判刑8个月;此案件引起政法委孟建柱亲自关注;在上海第一看守所同样关押的还有宋军、马丛、陈向军、吴晓晖。

音频

视频

文字

各位大家好 欢迎收看路德访谈 今天是2 08年7月24日美国时间 今天教室周二 今天我们连见一位 体制内的一位叫做呢可小咯 他因为207年6月份 就一封发给文贵先生的 体制内当时的一封爆料邮件啊 就被上海 就被当时的国宝抓在上海第1看守所 判刑八个月 并且他的这个案件他跟我说引起当时 政法委上了政治局要政法委孟建柱 孟建柱的亲自批注啊 所有相关打听此案件的人啊都被记录在案 还有很多很多 更加让我们细思极恐的很多 的他的经历呀 我们来让他来给我们亲自说一下 现在非常幸运的一点就是你和小哥已经 全家已经逃亡了 逃到了美国来了 所以他的安全非常好啊 安全问题 所以他第1时间就连线路的访谈 想把他的经历 所有的 网友们说一下 你可小跟你好你好你好你好你好大哥好然后各位听过的大雨 有没有你们好 欢迎来到路的访谈啊欢迎来到绿的访谈 你的这个经历啊 非常的可以说是 惊心动魄我现在 我到现在实际上还是没想起我回想了半个月生活还是非常的 紧张包括 八月生活怎么说呢 改变我的一生吧 到现在为止我到现在一想起了吧乐生活还是7你咚咚跳的 那我们将一步一步来啊 好不好呢首先介绍下你在应该也是你刚才说的是体制内的 一个什么样单位证哪个地方 十八章第2节在浦东新区东星星几个体制内什么样的单位 当时事业跟环保相关的吧 环保相关的 体制内的 也是一个相当于公务员类似的 是吧 是是是是事业编制是吧 对对对 好的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郭文贵先生的爆料 爆料一个很早我应该是国内 国内亚因为我披上有翻墙的习惯我是本身有国外的一些事一些留学的夜背景 然后 这首光贵呢实际上 16年应该就结出了当时是我印象很深是他和 你有在那个新浪财经上 互相的一些 你想一些 包括一些 可能是约 互相的一些纠纷吧 然后我就然后 是财新 通过才先权力猎手这个对我印象很深 包括郭先生和那个 掌阅书架描述的 现在回想起来事情还恐得都是假的 结果的我看我国内的新闻以后呢我有习惯 你就是 发条看看 我平时因为有国外的一些一些背景喜欢你我喜欢看国外的学英文的新闻之类的 我想确定一遍 然后看到了就是意外的看到了规官贵的Twitter文选些从来没有 国庆的推特账号 然后差不多是17年 3月份开始看那时候还没有佛罗里 还没关注他 基本上看这些私生活 就是一些当然是好事了包括他的一些照片了 平时偶尔去看看 他的一些包括对事实的看法国核弹的车按键 那时候他太太和那个女儿应该还在国内还在被被抓期间吧 包括他的家人牵着雨 然后后来就是 缴了一些包括 大头儿子不回去 让我们非常惊讶的一些新闻吧 不会写对一些 包括我 到时王岐山的或者孟建柱的一些个人的看法他们私生活 包括破案但还好多好多 呱呱吧 那我们普通人来讲实现是非常震惊现内容可以说 基本上颠覆我们的三观吧 所以说从那时候开始那个17年3 4月份 开始然后这个是关注呢 差不多是5月份 你先五月份正式的关注她 然后我注册了Twitter 应该差不多现在一年多了 基本上是一个过程 好的你当时说是 我给你说你说发了一封邮件是吧 然后就被 当时就被抓了零把这个能大概说一下然后我会有些问题呀 阿根廷 12 对 为什么给你光会发这个邮件了 主要是还是一个价值的认同 也就是对国家的一些 一些一些木头像这么说的盗国贼的 看法 可能是 其主要作用 你不好过郭先生对 他的一些讲话 或者一些一些对国家的理解对国家现在走向的一些理解 就可以说相声打动了我 这是我必须要站出来 把我参与了这场音乐会大的爆料当中吧也算是我认为是一个 很大的一个历史事件 我作为父亲做一个有两个小孩的父亲包括 Ham 现在已经快40岁了吧 我觉得我非常荣幸能参与到这个历史的事件当中学 所以说当时我我就发了这封邮件 做一个 有内容的还是对他一个支持还有一些 保留 安卓7翻译 是哪个 是谁和什么 上海绿地集团 就是发了一封 12月梦见针和丽的你是几号发的你记得吗 不是我应该是当然这后来被他们那个坚贞的国宝的好像是哦 我回来再找不到了 就是应该是 北京时间我是17年6月5号 发展上纽约时间一个是6月4号 老师是多11今年6 4 8 大陆爆发了以后然后你是什么时候被被抓的背 就是这被抓的过程能否说一下 我是被抓视 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啊是2017年8月25号下午差不多我刚吃完晚饭 高要出去散步的时候 结果他家里来了五部警车 武警车 我刚刚去看门和我太太和两小孩刚才开门 结果他们就下来了 我不经常听到我门口 差不多十四五号人吧 14后来我才知道啊 非常恐怖 你进来 你和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是 大部分组成 一部分 上海经侦总队 上海经侦总队一支队 然后还有 一部分是国宝的人 还有一部分 是王景 有三部分组成 并不是一个单位 后来我才知道我原先一直以为是上应援队总队的 然后接你信了 啊当然了领导啊你在说什么 他都不说过来还有领导的总反过来问我你是谁吧谁是某某人吧 我说是 人家了 这个主要目的呢 这是我参与那个什么东西造价 景花郡 你就说你晚上 然后他说我8点钟你背带走了就摊牌子我不知道第2天400几点反正是那晚上 基本上选 全小区人都知道了 这是我被抓了 拍的不错 是这个意思 然后接了主要搜什么东西呢 主要目的 苏把我所有的电脑手机 包括 你好卡 哪去了 打开别的到时候的我在洗脚 主要目的 并不是说是我造假的东西 所谓主角的东西 小贾 所谓找甲方 不是他不是我的东西 不是找到我的手机 电脑 所有通讯有关的通讯记录 还有那个 银行卡 我家人的样看我所有的银行卡 都给他带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想夫妻想查的是实际上王国先生有没有资金往来 然后我 我到底是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还是 是不是我我我是国内的潜伏了一些 差别之类的 应该是主要是这个所以说到时候花园15号会被抓 然后帮我带着803 上8点30全国非常有名的一个啊 有效上海市公安局 经侦总队 巴基斯坦 巴黎38 他是个中山中山北路上海中山北路803号在虹口区 然后我们可以玩一下就是803是什么地方 介绍 803 803号 803号 就剪成吧你说吧那就是上海 经侦总队 就把我带去了对长一个车 我带我去 路上问我路上就开始问我了 我说是的我生活着我什么事 你叫什大事吧 你也不讲反正是 陆少我能感觉到 不是因为别的问题 我是这样已经有感觉当然的帅不知道 继续然后 就被他们一个说我的叫人就挺瓜救度苦我这一辈子忘不了啊 姓杜 一个山东省 姓杜氏 孔子 60人一个就是那么多木头都 Book 他是上海竞争14队员 他们还欠我的 太早了 生活的 这去哪下不是想我 你继续说 哈哈你说啥了 我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假 做什么讲 态度不好 他都不好然后就把我那个什么东西算你出来一趟 你说吧叫哪里去你猜一下在哪里 发教授 因为为什么审讯室 有摄像头你知道吧 发酵厕所去 然后上一个三个二货 上海就三个耳光 上海有三个儿王大人的 这件事情好多人我都没透露过 我家人都不知道我父母跟我都没敢讲 少了一个三个 巴塞尔 回去 着急想想 怎么讲怎么这样怎么讲 回去说哎哟弄了半夜让我真的什么东西防止套的凌晨吧 就想想这钱吗是也是情是当然我把那个那个才在发给你了吧 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是就是14年的事情 我们是不是已经写保有的意思念一个事情 我说没事女儿他说 你说你知不知道吧 他们一点时候让我逼得我承认 知情 最后一看 我能跟你说他们说是讯问笔录而不是学问比如血食神迅的讯 你看我这 好像是一短期出去了我也英语感觉到实际上就这件事来说并不是说不造假的事情 实际上 还是因为 6点梦的事情 我回肯定是被那个什么了 发现了 实际上我记得8月22号 你可以过先生在那个节目上有个小时候剪我每个不拉26号之前的我每个都不了 读到他的提示 他说全国要装6万多人 我倒是也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什么是芭乐 那个是20多少 然后 反正8月初 结果 我把他说会被抓了 不可思议这是没它的来源是非常的 非常真实的 600多少一点一点应该都不夸张的后来我是我觉得我觉得应该是不过不化妆的因为 我不说上海你想想上海国上海市经侦出掉了100块的经历来做件事情 17野春节以后 你想想全国的有多少了 如果再看看派出所所知道的 播放可以后我同时念我讲的 还有另外一些人被抓 所以说是非常的 不是化妆的一个数字 6万多人说说到时候那是我舅舅 我现在回响应该是非常准确的 25号那天晚上我还准备 看了个 好像是预约了那时候是另外一个那个牧师先生是吧现在好像派变了时候 后缀以后 那个 试试了没什么就叫什么叫 错了 郭宝胜 对我说不是对对对对对对的我现在这 我这里都不行了觉得8元了八个月 郭宝胜牧师然后谭松旧的问题 晚上8点准备看了 我6点多能被抓 说说你被抓去什么这么一个过程报关再试 上海凌晨凌晨什么我凌晨 那就让他继续上不承认 执行什么之前就抱大树 10家后来我知道叫他们1点整就没有 什么都不知道 我会一点什么说是什么有人有人 有人秘密举报我什么参与什么怎么造假之类的是要他们证据不足为什么呢 因为我8月28号我要带着我那时候是 暑假最后几天我要带我去修魔的小朋友和父母 确认 去日本旅游坐游轮 你说他们都说了还怕我跑了 非常可笑的想想真的是 不是朝那个具体最后是跟跟这个邮件怎么有关 微信能否说下吗 进去以后 小宝宝写的他说作家当时省去我们是有没有问过先生的事情 赵家 第1次来结果换一个景观了 你叫我叫路易康 他也是一支队的现在升职了啊 是一支队的一个是甚至反正是一个一个不小同步了 他想问我的 他是后来他负责主要负责我的案子就路易康 上海竞争意识资源 他竟然后把关系学后就挂在那209 2015房上海一开209房间 那我介绍我然后他们来吧来吧那就像在一个笼子里一样然后你随时去马上就其实你 你想来了他们来了就吃什么然后告诉你然后把语音翻译啊我去 有介绍 就说 但是后来是差不多 这次来 Redis来问我装模作样的时候说你真的做假如我们中我没坐下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70年的事情 搞清楚 你看我们什么东西 OK没早点一张的假真假都没看到 是后来后来啊 中药不问我这个问题了这是第1次 第4个路径管路易康然后 惠惠网 你平时太强吗 主题来了平时翻墙吧我说我我翻墙 他对我说你什么好事翻墙 我的一个 回来了房是第1个 他们在是通过Google的蓝灯翻墙 然后这个方式是有些旧事 那中文的中文学是能格就是最美的软件 我说这个好像不太合适 请讲话 翻墙然后再把特兰登记下来 他自己却发现他说已经已经的是那个VPN你管得非常严格了我还能发出去他还 直接你知道吧我好像gra VPN的 老大爷被关得一看 应该是我听说这什么准确那个那个男的呢 老大也被关人关在那里 不是有开发就不是VPN的一个非常流行的好像也玩起来了天安门 所以呢我就回来知道了我后来知道了只是听说当然这个不准确 你变得真正的事情还好多啊都是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讲 就是就问我了就问我这件事情 然后那个 人格 来了第2次 他的都还什么东西问我打听怎么回事 我们不是好人 我就没再没见过他 他觉得我是有文跟他交流纹是什么事情 我经常没到家再后来也没拿那我到时候回去 那看了什么东西拍的那一个人 那个人 进来那就是他的手下了 他手下会有着性病就定尽管 一个女士 那你叫什么名字了 有啊我可能不记得了那个女是我记得 是一个北方人北方口音的 无穷 他全程 就没抬头就是一直在趴在桌子上 Amazon 又没太过头而且中间可能还不了什么 他就是说他们觉得也就觉得非常丢人的事情吗 因为为什么呢 这件案子 它是实际上是应该 是以我造假的名义 说不伪造国家证件的名义报抓的 大事 主要目的呢 实际上是来问我 审问 我那份邮件 一封关键的过六一下也不能说我耽误不知道是不是还点 不可能是 非常关键一个邮件 开始进入正题了 那个店里还去什么 台证非其他的和非典非常男孩 那你就说直接就是微信 讲吧 开始了就是问题了我想想 反正是这里边因为那是我已经进去已经十几天了吧 就是你先了因为我们继续你可以想想20个平方的房间 关了10个人 有两个老外一个美国人和一个非洲人还有好几个好几个大人物 那个一个叫许其的是快鹿集团的董事长 他跟他说过先生还有交集 这水就是要给你 我知道会露最近很火 对泰佛教教我跟他还带了好几个月 还有交集还有一个是中信集团的董事长 他就许勤 啊啊啊 两个人两个大人物金融方面大人物 还有一个其余的都是些当然 不太重要的都是些编9人物根的老大被抓进来的只能关在里面 律师 说说这是以后的我首先打听了就是会有这个数字之差法我以为很快能出去结果一问 你带了几年 呆了多久了 疑问 都呆了一年两年 你看这会麻烦 这两三年的那里排行 这首是三五年起步吧 旧上海一看啊 少年起 这是我当时我就采取策略又说 他们已经知道了那就是不好意大方说出来 谁说 他们也是底层爸的承办人员 谁说一说想那都是对的的的关系问我说吧 说说什么 他提了三个字 孟建柱 维卡 那就别谈了肯定知道了已经被抓住了 你说奖 在讲解说了什么东西 救救我就会大声一讲了 我上也是比较配合的为什么我这么快八个月能出来 就是因为我的策略我在现在回响回响 是非常正确 不扰三年都出来 这个字一这个跟那个中国政法的体质可能是大多数人不太了解不进去的人是永远都不知道的是怎么回事 到时候我会最后会讲讲中国政法这种邪恶的体制非常恐怖的政法系统 非常恐怖 搜索 有些人在看守所能代替你 你边我了不能捡信任 信言不美价廉的 最最最高纪录2010年的外进去然后二期 17年的 3月份 好像才被发出来我进来听说的 我真是一个人带了三年了 说说多少年 就是以后都看不到 打电话都看不到 我们我们形象的脚 就那个 看守所就 英语倒数第2次 好的你跑到监狱里 我已经实际上你就是好日子你开始了你知道吗 看守所是非常恐怖的 还有 定语的预定最最底层你可能还不知道 世界什么地方啊 我进去才知道 这就是监视居住 包括那个那个有些跟光棍一些郭先生 你先一切联系的一下 你说 那个能送军事吧 他们还有陈小军这样也可能后来才知道这个人的 我在里面才知道出来了 我想这一普通人是不知道的 到最后都不是我回来再讲 他们都被监视居住了家就什么旧家具着你的脸在那里然后没人 你什么什么时候接触到什么都有就是没有 就是 你就是能把他逼疯的地方都会纪委的包括对待领导干部的纪委的 就是 纪委双规相当纪委的双规 你家是居住 为什么都看不懂都是我会 同都会讲这也不是的我听到了好几个啊 你这个非常经典一点来你先把 你不要打朝鲜那个 对我都不是就说到时候我就跟他讲了我也大大大个大个大白墙的邮件是我发的 大道北承认了什么东西他 反正就是 还是还有刚开始他让我 强迫承认是一个什么目的的说 我腿上你还是发什么留言我就说就是一些 挺多的留言 就是针对那个郭先生爆料那是 我是世界上16分以后的老婆和66还行 买一些东西也我就说包括那些不雅视频该不该放的问题 我都是实际上现在还有记录Twitter 就说就说 我就是应该 应该放出来 是吧让这些 这些人的嘴脸 有早的暴露出来 对一些这些东西还有一句是 当时有推测倒是把我加入了 当时有推测到现在现在好像好像保圣爷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昨天这个不提了我想问一下你呀就是那个他们游泳 有没有问到他们怎么知道 你发的这个朋友我小心问你这里邮件是加密还是没加密的 Premier 然后他们怎么知道你这份邮件能否说一下重点抓重点 对具体是应该会来我知道的不过这里面都是无穷的你尽快告诉我了 你以为我们的晚景是吃素的 他这个意思那就说明是网警监控到的 后来的我太太不过我的 虾仁波回不是一直在打你吗同他们内部的现在是问出来的 实际上是因为我特别活跃我就是33分以后夹的我每天都看是郭先生的 SAP特别活跃 你这辈讲话 不会发出是什么邮件或者什么东西只要你联系 他全都全都掌握的 我早就被监控了 我都不知道 身上这样被抓的 好稍等啊就是我我的重复下就是 你在六七月份五月份从一直看文贵先生的视频里头 就是你硬要翻墙是把金融内VPN是一定要在入口之前你的IP早就被他们 监控了 是不是 难所有你所发的任何的东西时一向都在他们手上 他们都有一份 是吧都有都有都有都有都有都有份 要你翻译文跟先生那个邮箱地址就是公开的邮箱地址 是不是啊 对公开的对这个这就是问题 这就是问题 这是最大的问题 原那个如果你发的是那些公开的邮箱地址吧 他肯定知道你发邮件给文贵了 是不是 是该说什么回事吧 好的还有就是那你加入推特党这里面有没有 因为这些原因 有没有被没有开车 没有给我的 主要还是因为梦的事情 好的还有一点就是你的推特里所发的任何言论 需要他们之前都已经知道了都已经 监控也知道而且而且 我也没有实际上是否就是我是跟郭先生是比较我比较认可他的方式的医生 不管道部分都是任何部分的不行政府关系6系 When a没有任何我非常认可这个知识观点有没有说反倒反政府 他们就说烦 盗国贼顺顺当时奖日到国家 也就是起了一些 太瓜吧就这些事情 你好多人真累那是视频的话我是反应 就这些东西然后就说我削波狂兵部队国家一些前途的看法对我这就去体内 又不用说了 我只是想问就是他怎么和你本人关脸上的还是应该也是因为的IP地址是 是吧肯定对对对对对 胎教你告诉我密码肯定是啊 睡觉就是 把电脑核对这些事我 他让你告诉我密码是吧 对刚开始他想 这个小的没什么最吧 很恐怖的一个罪名 他定我叛国罪 后来我专门这件事情我太太通律师告诉我的 我就是定过来我去了你们想订我叛国罪 他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有道是他送那个船票的事拘留证的时候的头像下边好像有一个叛国罪咎 他不差他不承认 他们想办法呀子你知道吧 我试一下我这个小人我也没什么泰国不堪伯的我跟官先生也没有资金往来完全是一个价值观的认同 对他的一些 林家的认同 没有我并不认识他 而且从来没有通过一句话就是你没有的时候 郭先生有一句谢谢我的一回复 别的什么都没有 我们没有任何自信往来就完全是一个价值观的人 是这样的 我说他问我倒是想叫我叛国罪一看护来要还是中间让我音乐强迫承认 说你发表一些言论对 你对国家对民族的不利的言论 只要我真的没有 他要唱谱 你不想又危险 你在干吗 什么东西你不用下车然后我的血 小时小时 所以说不好上哪怕我的案子上过政治局也好包括上给我滚能不先生也好啊那个梦想 实际上 都市 不是我真正的意思 是 最近挂了他的字写好了签字的 要配合把那个我想问一下就是这个 就是你说你怎么知道上过 政治局 孟建柱 IOS打听吧说那不打听在说为什么呢 因为好多人 机器与修好的朋友帮我连续打听我 你打听以后 然后人家都不敢回复了你知道吧 不敢回复没回复 都不老英文 所有打听过我的暗示的人 都就在啊 就是那个绿景观的讲绿景观跟我太太还有联系吗 去吧你联系的不通知我到了二阶段了但是有联系 薄荷通了内部的一些那个精致内部的一些当然便面就有的人们把一些人把清楚了一个 有没有打听出来的 说我这个案子是进通天的他们的话讲视图 就因为 发个邮件 就变成通天了是不是 是啊非常我说我想小非常可笑的 很敏感他们 我只想问下他们审问你主要是方向是什么 是不是想问你 有是不是郭文贵先生在国内的现任 谢队刷就是我6月5号发出来了然后 我想省略7号 我下午我没有我没在的这个事情 是他们今天告诉我的另一半功是我的 你给我发出来了 你看6月7号郭先生救世网上公布了 肯定是你 因为你在前面你发给他然后郭先生然后才那个留校才发出来 就是目前生无木建筑和美丽的关系 18就你讲了 你处理好了 给我讲了 老陈是我讲的 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个我查一个 他们是不是说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邮件 是不是 让你着 你是不是过钱 吃了还有别的我想想当时那个那个是怎么告诉我的你还学别的什么言论你还别的 平时还是别的什么国际往来没有我和我又加他的朋友我加了我应该加到了留过学吗 你这人是谁 什么东西你给你从哪得到那个联系的关贵的 不过每个人都买我是没有我这实际上就是我自己 我和朋友包括太太和家人完全没有关系 他们还把我太太 想问了好几次 包括的 乐富 还带我去什么话就要负责退休的事情 打字 真正的是一个 长期的一个真正的爱党爱国的人是退休的快70岁了 他把他带到 8点上地下室 下面的呵护者出来我太太我能接受不了你说我是我这一辈子为党工作从来没试过这种的 你这还是海外留学海归还一辈子为党工作你说 是不是啊 我没味道我也不是党员就是你说你孕妇 味道工作为就是他那个从那个多少年了30年了到你们吧 你准备把工作的人他说从来没受这种待遇 帮我在地下室柜 那个他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梦是什么关系 你是这个这个消息是是拿来的 有问 他们完全不对 我都不知道多少了倒是 谁说的谁说这个实际上我后来想一想 19号我估计啊没时间他也知道 他就是小 给我一个非常大的教训 一个 校园犯罪记录 第2个就是让你在家人面前在同事面前 非常邪恶的我和我的同事我有个同事 别再进去 错了 一天 谁说第2天我后来才知道啊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在里面什么都不着 他们带了一天就掉下我单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以为 是那个那个 太原孟建柱的是那个应该不知道差月光认时间 在网上一些言论 进去了 你知道了 因为我的我是搬出去旅游的吗救班时叫他们知道了 说虽说是基本是这一个的过程 当时反正式的那个钉子一般吧 就是有联络他他没上报上报 谁叫大根本就没问我什么造景的事情 他把我套进去 主要是 想 一个 能不能不能 抓出来了没有是是我发的没有 说话的按这个我穿的大方承认为什么不承认的这个东西又不是犯法东西有这个事情我这个订票 有罪的他们人还不错呢比如像无穷啊对女士 我不是有意的这就是我的时候 小鸡 是出去抽烟了 领导讲话 买什么东西 我承认了在为了我就为了实现了无穷他说 我这点事情到底是不是能不能定罪 他摇了摇头 不能定罪 那我就放心了 设置这些事情实际上就是不犯法的就是一个正常的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问题 是吧我也不是一什么绝对的国家秘密 就这么严事情 好不好 他说的时候给我的很大的味道时候不厚薄送我 About 不过把我送那个 这回去2.95就是关闭关的209吗 一看到你 晚上到时候等那个门卫开门开门的时候 你给他们都强多了 我当时就说给我的鼓励是非常开心的 据说他们是像内部 知道 我后来听听话 那是10月份了 就是19大以后 他也非常开心你知道吗其实我们交流的算是没事交流的 我觉得我也比较配合他们他们是他们认为的工作吧 你那安安排必须这么做 谁叫我们是交流算是比较不和微博会展示他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我 到不了那种地步是吧 他们啊 你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就就差吗对吧 然后老了不要开心他最大以后我的儿子立马就 敢让我写保证书 结束第2天 就应该是8月28号是 是不是10月28号我那时候被批捕了 而当然的屁股也是 那个上世纪上 那个我屁股屁股是9月30号 90个月已经是被关了三7点就是法律上中国法律 据说金针 可以 关于37天 赛7点 然后是30天上报检查软件上的预期天 决定你屁股屁股 我就非常麻烦了 这是我的儿子在13上海的一份检吧 上海亚一分拣 机场是不够屁股条件的 给我条件了 我在那不打不知道了 后来他有就是绝杀手如果不屁股和你要立马当然的 我9月30号下午 4点 后来我才知道 那个实际上这个屁股 上海第一机第1分院 是普通一屁股的 他们不够副部条件 正说这叫什么屁股太小了字了是吧 屁股 结果呢 后来我吃中国那个我也包括一些朋友打听出来了 是 上海政法委 就是上一分也不同的屁股你在上学是波克坚贞的你看华所有东西 F上海去上去有送上去机场也有你看有什么东西 差一点不屁股 Bubibu条件 结果上海政法委 直接小文 你的屁股 这些小玩啊 他们 他们上海本身 相对来说做事情还比较的 正规啊应该是国内算是比较领先的地方了 你看上去 不调怎么办 所以说他们政法委和那个 和那个那个 还有南瓜车还有坐在一起 还没有球 他们作文 政法委出文 真的发了英文 发屁股 就是因为 就是 跟我有关系的 这属于什么担当然这属于当然我不知道他们用词是什么反正属于是一个 是一个 可能是国家行为吧 这必须要屁股 我的屁股过程原来是这个样子 是因为 这屁股 就是在这个两就是但是19大之前所有 抓进去就文贵先说6万多人 无论有是否够格 只要 是有涉嫌 请给我言论全部 屁股是不是 绝对不放 有点不忿人一个事是真正的 就是光棍 真正光为相声真正和他 有平时交往的人 把这些人包括送群先生什么他也在挂在那个月一看305 他们这些人她生BB被秘密审判 他在普通法院 下次再谈 现在可以他可以他那个我先给普及下是宋军大家应该记得去年 大家记不记得这个 就当时在中央电视台电视问罪的时候 就是就是就是海航报说海航的这个所有的私人飞机的记录 当时就是这个宋军先生提出来的啊 他也关在也关在上海 啊 被关在上海要知道他到底是在北京啊 他也没查到上海来了 对8点上海还有还有好多重量惊人我们俩还有那个你包括那个 吴小晖安邦的董事长吴小晖关的那个 对 18 绍一个吗从码头上海行的对吗从满从也是当参一起的吗一起的我记得 我跟他有一面之缘我不知道吃什么仇人 因为什么呢因为我的案子不会 抓了我一共是我的儿子 小儿子我给你发过去了你看看一共抓了五个人跟有关系为了证明我有罪就是 做卤味 我有这样 是非常恐怖的事情温正面话我我有罪发了五个人 喂我真的每一个人那当然的你们看的那个名字我现在不能报给90后又非常年轻 18AV一个那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完全造假吗是不是 我完全威胁他们 威胁他们做假如他们让他们来证明你有罪 那他们来举报你有罪是不是 为什么啊6中国法律不需要什么太多的证据 你只要有两个人的纸裤子 你就完了 中国的法律啊 非常恐怖的 就一两只着你 你说你犯罪完了 如果你不出来怎么办 我喜欢你画的哪 法律程序是这样的 就是公安局有六个半月 快过还可以 就是不一会儿你先37天然后再关你 可能是这个五个多月啊两个月两个月兑 可以关你六个半月 然后 也可以观你不六个半月 这是合法的手段完全合法的 你态度不老实了怎么办了 就是你不认识吧 他们说我这个半月我听说还有这样就说 别说关你六个半月以后一看你还不承认 他就说又给你另外另一个罪名 换一个最快 左右在正调节到右侦察六个半月 是不是 对不会说说对六个半月 然后那个检查这个半月断更 法院如果是唯一经上上帝的话是否认识无限期的 所以那个关机呢 你不进去完全是不是不是原来是这样 然后不会我给你学习学习 是在北京的原先是在 好像去他说跟那个他跟那个 郭先生是 有过往来 还在那个排骨吃过饭 他是原先联邦基金北京上海人啊在北京联邦基金 那个做过 然后给好像给郭襄是做融资方案有可能还当时他有机会呀 是他自己说啊 当然外婆的事是怎么样就自己说有可能还跟那个徐琪 跟老郭先生学习跟郭先生有可能还 又有一些往来 有臭味相往来波和微信都有联系 而且给他做的饭 而且有机会好像是加入我那个他们还像郭先生也有请 然后要经过学习加入他的团队好像是 它本身金融背景的马是美国国籍 他就是因为 不认识到现在还关在里边你再说一下徐琪 许其是谁你还他是美国国籍还在被关在里面观这么久 对呀又他一直不来追 美国国教 哎呀不管你呀不会美国国籍包括你我里边 碰到了四个美国人你别老外就很老外这样的 这答案 打开发酵水 名字叫小年轻 到现在还瓜子下楼 他待会出来 还小的鸭子 那个你刚才说徐琪呀 曲奇是什么人你那么说下 快鹿集团的董事长现在 他是因为世界想要走了吗他去 Jackie这个他的时间降的一个位置 然后 来那个就是给给兔子一个讲法吗结果也不也被关起来了他的礼拜就不认罪 我先生还有关系呢 怎么跟过现在还有关系呢 学习是美国联邦基金的 2012年回国的好像林应该是零年02回国的回到北京去 到时他的变化积极吗 说说当时可能是跟郭先生 郭先生可能是有一些融资啊什么之类的由他做金融的吗确融资方案或者他是有 我接触 他不要讲话讲话讲话一点事情 是这样子那个那个那个鬼畜跟那个 郭先生有一个接触的就是用做的融资方案好像 平时好像有微信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关的还是说因为快鹿集团的事情 Intellij常的事情 你谈事情他是接那个的那个石家时间想顶包的吧然后他不认 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时间想做的事吗不认罪然后到现在还会的不停的不变化最明 就是这副非常心的就是你这个不认罪 因为我学习的华裔话讲实际上他总结出来 他是假他不打你 里面他不管不打你你觉得尊数监会太复杂呢 但是 他 关于 长时间关 好时间集呀 实际上这是我跟学习总结出来的 这世界上变相的一种刑讯逼供 就你不认说 灌你少年 你还不认识 那实际上就是 又怕老硬盘的就是这个信息你不是你已经关了2 1 2 3年了 你看出来 看你还行就是你前面的白做了 然后出去还有复习我不管心 李佳写五六年 你就什么都干吗 各种中国的政法 我不进去完全不知道了 有好多人你看 已经不会被冠三年实行了然后那个两件事情然后出来 PewDiePie 排三严三年缓刑内强烈的白做了会不会年出去有福还行的 他就是折腾人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柜给你拍还行是不是 对着他说的是他说1.1天下牢坐牢了 全部说出来又不换行 那不是白做了 你出来衣服还行 贵州铜仁市吧 我会说中国政法在想折腾一是太容易了 你会不会和郭先生的一些他的 我进去之前把和他的为什么两三年不判 就把你挂在那里等你 文贵 对呀你也想要想出来啊太牛年还太在乎那个要花心 打点滴血 对你刚才说你刚才说的太对了我危险我记得当时在反大连吗他就说都 都已经做了三年还出来判两年缓刑 我们大多数算中没有听明白这小的意思你今天给我解答了 就钱对白做了白色还是是啊 你出还是坏心里还是有罪之身 傻妞的七一重要多一次的你哪里不能去 不怕神你都需要报告 你出国更别想了 是这个意思 说说我如果说从星期来看我觉得我非常幸运 我的策略是对的 好不容易跑出来 跑出来是拍了八个月的事情 外面去监狱 当然这一句句句都没那个 玉如说啊你这人生还缺点不圆满没去监狱 因为我是我开庭的时候已经六个半月了 又伴有多一天 在家实现的上诉期 散算下来是怎么泡发个月 说说他们上海也算是对我比较照顾了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当时最终止给你判8月最终 是什么原因呢约你的邮件他们觉得 没事只是不是还是说 而且他的邮件实际上包括实现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包括一些公民的一个 一个基本的权利把就是一个 你的有言自由吧是不是我没烦恼没反政府是吧对这是一个自由的问题他 不能盼望 结果呢这就是仙之处为什么他又经真过来 金真的去他那不人实际上讲的清真就是找事的 你有只有是社会人你就已经济活动你具有小瑕疵他是像就是来抓你小瑕疵 老式的 是是说我看我的判刑的时候实际上是伪造国家证件 跟郭先生一点都看不出来 一点关系都没有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你仔细分析分析我我把我基本上把才能发给你你仔细分析一下 它是一首所有的目标都是针对我 包括河写一个九零后啊跟我 这个是我的七个八个月八个月 那个他爱90后他是要我们俩互不认识就是开庭那天我才认识的 他在K减少发炎是 他就说你到底认不上我 为什么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他 约她是他的口供是 就这种人危险家库 找一个人 就是一个销售 是背叛应该是变态非法销售了 他是环境的外边在在简单讲它就在悲剧苦了还在松江 他 应该是也被判刑了就两个90后 我要去了什么事我都认识一遍我都没有接触 在网上美国的东西 就是网上买了一个东西 就这么简单14年的事情 帮我追溯了就是差了我几个月差不多任何问题 就这一点点小的 算了一点小瑕是吗跟饭醉 根本不达标 就在一个小时 贝贝贝 被抓出来了然后去不了那么多人五个人 两个人 都是200知乎 你看着麻烦 你这这世界上是有嘴说不清为什么一定有两个人 法律规定之后你不管你认不认罪 你两位执政你 就怕你的 零口供就可怕 在中国法庭 他定口供就可以判你他等一下就是说找两个人物见你就可以搞定了 是不是 我就这么点呢 就这么解释我在里边 因为你们花那个律师我了解下来的 林口国中国实力联合国际开排名 你这不认罪 周良的证人 来 是吧你看你看啊不是不是 根本无所谓的 太恐怖了 他领土穆地不怕不怕会怕你别以为啊 什么了什么 坦白从宽牢底坐上这是不对的 进去就知道不对了 你不坦白死得更快 他要的手工 阿狸胡震害怕你因为你想想 公检法都是一伙的他们天天在一起 对 大而且法律是中国根本不需要法律是什么法律法官干什么 这是 说说我们在在那个那个 上海滩 有些那个你知道吧有些老的雨景啊 那他这个一焊接材料 放下看你瘦了多少年多少年 上下不臭一年 说你还说法国干什么 他的才有太多了就开房有房屋干什么还完全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针对权力大的在哪里 在公安 公安 所以你比如说教个效果这样子啊京东总队的上海公安局的 恋爱的 实际上检察院他们都没办法 公安石政权力最大 因为爱只是他写的因为 到家还要接短时间已经晚了 已经六个半月过去了 就晚了真正开他们负责抓人负责录口供实际上 一切都完了 因为到到检察院阶段到法院的艰难但已经是 那就到哪里了有些人到做三年还没讲法官呢 你这句话我就想起我们会说已经治国 日本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是不是 是最大的 普陀人来讲啊我去就射了 我不知道 对 你的生活我们到时候会描述的 因为我在碰到里面一个我 我在你们最好的朋友但我不能让他名字名字还在这里边非常在职金融圈里一个非常重要基地 有点焦急很有意思啊我这里不是说好多人都有点小纠结 电视说包括我到时候我在想我正好碰出来了我的家人我在想怎 怎么在包括在纽约长岛 我喜威两个心愿 一个是 学术 我必须要把 我的所见所闻写出来宁波后跑到草干贝长得很惨 真的太惨了 你这个我现在想起来都非常想念他们我和里面一些 还没出来他 我开心死了 你这是什么 在上海一开 你上午年都是短信息好多出不习武器的 好的我记得我像个两个 现在我只见过两个 上海一看你这个分 挂四类人 一类人 拨打经济饭 这里人 外国人 政治发这么激烈 对正在范那你属于我的 我非常的反他都知道我的律师我妈妈请我律师 Gucci拉 是挂年2月份去 你看着我啊 政治犯他们都知道 不知道你我的爱着他们拐就之类的他们都看到一看他们有没有眼睛这个 这个怎么回事了 说说我的安就发给你了 你肯定明白 时间之和是针对我倒茶的 你仔细想想啊 现在应该你应该有更更有宏观的感觉是吧你看我的安乐 我这里有啊 还有还有一些小的东西我没给你 这些宏观来分的应该能看得出来呢 非常邪恶的 他现在是你说 我说太邪恶了 我说太邪了 愿你有嘴都讲不出来了你看你明面上我是一个什么造假分子是不是带着一群人是不好做的 作假广告是吧是做做做做讲文件事吧要不是那么回事 但实际上是因为我是因为郭先生 才被抓紧了 但是你只变上一点看不出来我有两套材料 一套是给国宝 上海看的闹市给 文字家人看 就对社会看我社会上认识一个做鸭 居然还是两套 我两套两套材料我之前采访谁的时候 他就说 判决书有三个不同版本 当时我做节目还很多人不相信 你这里总算出来了 我知道了 判决书对不同版本 他说不同版本这个 我怕不是他就说是我的材料 我上不了材料有点头但是具体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太太说一套是绝密的 一考试的社会看的 对他怕提起关柜 扩大光贵的提升国际形象是不是 就是对你看你看我你看我们是你看这个人是个做假分子并不是说什么的什么别的什么东西 那你这辈子有我不点 八个月实际上你先游戏出现六个六个六个月起不是吧为什么一定要给我吧 比较给我颜色看 所以呢 但是他又不可以用 并且这个所有的最初完全是莫须有的文冤案 饭没了秀完全 你发邮件是不可能给你定罪的吗 是不是啊 对的是的是的 是的是的 我就不能用嘴来屁股都律师肚子里说你这根本不是说苹果什么事情 软 你屁股都不应该的 还有喝到这种地步就刚才说你说的说起这个宋军我对着送去很关心啊 当时什么情况你了解送员多少钱框在里面 我申请了宋军的观点30 5为什么我知道他的 是因为真好我的同案犯 Database 刚开始他没告诉我突然发我他关在先去302然后确才领悟 正好是两个人 3点关了吗从305关的宋军 我这个有点事情 我是这么知道我没说没有本人没见过他 这是100%确定的因为后来 我不是被他了以后吗 别怕了以后 我是 你就是说已经是犯罪的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视觉味觉烦我是一句话你必须 Short 去三楼去三楼来 我在那里正好待了4月是4月2号上去对了4月24号 9点20多天 他们有 他久以后他们有 不想去监狱吗我这个地方向的一个中转站 我是留所服刑 中国法律规定也就是你以为 星期 喂喂喂喂喂那个星期 第3个月 你是留所服刑 就你不小心想与人太罗嗦了去家园花好多钱是吧 在去监狱的又这里面有好多事情啊那个中国包括一些事情他们了解了告诉我的事情 非常精彩 就说我在这边待了20多天就送两副人 去监狱 其实我有一批人 就是跟那个宋军和那个马桶 你会了解的还有陈晓军 陈晓娟是广东人 先简单聊聊吧 陈亚军是个广东人 叫他提供了一个 什么 谢谢了 我现在不知道说啊不知道该不该说啊没事了以后再说了一个时候 说吧是广东广东一个陈小军 一个踏实实际上 提供了是王岐山和范冰冰的事情 结果 怕被事先被关在江苏 奖项均热点居住 陈小军是广东人啊 婴儿肚子 我去我家说的就我那些人讲话就想要小老头一样 你这个包了一个猛料啊 陈向军陈小军 他提供的是王歧山和那个 范冰冰 视频18K文贵钱的是不是 这个我不知道啊因为因为是也是一个二手的非常 非常非常真实的个人原因为他们同监视的陈向军自己讲的 是把这个 具体有多少偏差那我我不能保证用我们将盛夏群 不好送你有没见我肯定知道他们在观念是错不了了 也关注上海沉降菌 在他在江苏贝的点击监视居住 然后两岁想自杀然后来移动 就是加上去住才能都交代完了她是罪名是 学习知识 这些口袋罪啊中国有点半浮在最 这个学习知识 要有非法经营 口袋罪 太恐怖了 哦那个谁说那个他是一个那个 学习知识也许只是在里面被定两居住江苏背景莲居住 那个什么城市有什么呀就这样思想自杀 你听起来好像监视居住提前世 实际上很气起来要比开始做好吗你在这里才监视居住 实际上是最恐怖的 监视居住包括 那个宋军吗成都是被在他是在从北京大地上海 上海就 舅舅清东院 就是上海纪委专门关上海的高官的地方就轻松院监视居住 好几个月 雅虎 9点后才陆以后然后再把你转 拍出来那个那个那个拘留所 B型车 你看 派出所 他不是绝句所以就看出所 家具 江苏 被转到上海 看守所 他是学校的事 也是被整惨了 大小 一个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不见阳光 然后灌就是片 没有人 人是一个社会动物啊如果没人救那些是非常恐惧的 我在里面碰到过 三个人是不是家是居住我除了还有我最好的一个朋友在里面也是 他是金融圈里非常的有有名的人我不能其他名字 还有一个小粘性说出来国家秘密也被国家公安局金水天就他讲过一个 被监视居住的那么恐惧感 就是 处理后就被打了 就是个傻子一样 被监视居住 听写的是很很好的一次视觉是非常恐怖这就是地狱第1层 最后一次 这是车主开出所然后监狱 从监狱里你在爬出来 这是第3层中国政法定律 监视剧看着索然后才是的是吧 才是监狱监狱牛床 吃完以后可以出来走走是吧还没有还去吗干点活 是吧还没叫做阳光 你这就是车主你在看守所你可以听起来像看出所听起来好像是 没什么事事情 你那个加入恐不多了大家都想去 想去接女人都是 花糊你知道吧 打不去监狱啊我终于下雨了 你觉得他们那种注意力 就是那种那种那种一到终于是否出来啊终于我知道我我能呆多久了 你在看守所里你就不准备多久 派遣会下来以后他家里钱你完全是有迷迷糊糊的放大 我原先我一直认为我可能是两年都出来 因为这里边 在上海一看里面 两三年的事 几乎没有 几乎没有 上海一看 你不理你 矛盾 西部物流园 杀人犯你需要杀两个人以上才能有四个进上海看守所 他俩一个人相册四个劲 上海一看 对 还有就是这是路易康妻子告诉我的调侃我 他的他那边晚上是杜公审问我的不是他 这个第1天晚上 定位我在哪一件事里我说在803是什么东西那个键是挺大的反正 你这辈子也行了 那个一字眉的21都不好意思做 生日 说你妹 21以上的金融诈骗才做那个是包括 那个 那个快68百度为1然后那个 那个中间也是400多维吉他们两个中心的我知道肯定是做过了 我们两个是 他是这样子我还是骑士队的成立的专案组7这个案子我现在好像给了你你只发了一个邮 邮件是不是 就是因为 发给郭文贵写的一封邮件 就把你当作 啊 这样的 带一天 太恐怖了 还恐怖啊所以说我这个跟我说说我跟我太太讲我都想当有死了一会 是吧我都我都是说说现在出来以后包括 我体重轻了差不多有30斤 我想问一下你会给他们 当时为什么这么怕跟魏先生这个是什么原因 有没有跟他们聊过 这个还是具体实际上 具体流的也不多 主要是 实际上一个宠物呢新年以后可能国家可能感觉方向不太对了 我姑姑会呀只是纸面上没讲知识见识一个国家行我不知道休息知不知道 我这我说是的你好多问题 我希望有机会啊 以后跟那个郭先生见识面 我好多问题需要有心里好多疑问 可能只有他才能给我解答 不会以后我想在美国写本 也就是 我自己去这这这这八月来亲身经历吧 可能也需要一些数才来找他 10岁顺他这个 是应该是国家行为 但是谁都没看过一些只能是打听出来也没看过一个文件我估计有过先生有可能 知道 国家新闻 是国家行只要跟鬼关系的他们是实际上没想到这么多人你知道吧 而且 这些人那我觉得都是非常有自己的思想的一些人 你就是非常关心 美国家走向的情人 我说这些 世界上着我跟那个天气会叫 其实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真正爱国者你说我不爱国者当时我在家那就留下了之后玩回来为什么干嘛 这里有着国家一起排队看火车国家未来发展 什么真的不太认同 我是叛国罪当时定叛国队率 他说 你这是爱国的吗我会言论我这样的都是确实都是活的 用非常关心的吧 说走到这一步 今天来到美国 有机会讲出来啊 国内根本来讲的有点听极了保证书 小号 赵太鞋 一个一个念出来洗好啊笑话给上学科就诊 希腊的钱伯中学校 手机不能以后不能胡说八道说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讲一估计都在我材料里了 这是有这个机会安呀我我觉得我是伤心的事 出来怎么说呢 S总是有点惆怅的因为毕竟是 大家变成是中国人 不会里边好多人啊 睡觉是好多有几个官员不认识 还有发现 和想象完全不一样 我发现他们真正的是爱国者 真的官员 播客 有官员我认识了一个听说过一个官员 还有一句是我亲自接触了一款我最好的有朋友在里面 用我们 通过 幽幽幽幽中间有通过朋友联系起来 在浦东 你家的关在里边还完全 哈哈哈哈还不了多久 谢希望他 你怎么有哪些呢 怎么觉得 这关于爱国的吗 你看落花 七个他 太太当时 说投资大概有限性却本是有合法输入 美国移民 他是爱却说美国 安装不不去不去不去 可是国内好 买了什么东西 而且在香港当时从香港 这个还有个重量级的一个一个一个爆料但这个东西我可能不太合适讲一讲对他影响非常大太 他还在里边 都是我会跟过现在讲一下 他报了一个非常重的桌子给我讲了一个非常有 重量最多可能中国英文全是最重要的一个人物的信息吧 本来信希望啊 说说讲英文题就说他的香港道士知道 上海有差的 他得回去有什么问题呀 是吧大伯回来了 就会被抓了 回来被抓了他认为最对状态博他说他很快出去你知道了 叫我清理一下就射 经理回台知道 实际上完全是暗斗领导一致中国没法治 就领导一致 谁都不信 谁说不会这里边 到时候 可能比较可能以后你就会啊可能第2次就会有问题编不回些草根的 爱我教授一下子 你刚才说那个人说见效提高的是不是肖建华 是吧 和肖建华是什么关系的你只管说吗没事的 他跟修电话非常熟悉 当时就是笑的 副手在香港 加油不能回去 China 这样就不能回去 那个 他说没问题没问你说的那个那个没那么恐怖的地步 我在里面上 飞机为啥了 为什么也在被清 结婚要上柜呀 上海纪委 傻了怎么傻行性鼻孔 你这上海纪委双规是很恐怖的 八个武警看了你 你包括你 爷爷你那个翻身农眼药都有报告 有三种不同的椅子 到时候我都会在我在我的 书里会写到的三种不同的意思 哪三种三种什么不同的椅子 阮一不同啊 你做那个好那就是坐软椅子 旧的不回做小板了 英语版的 作者 什么不能讲话 蓝牙不行 这么睡觉发出报告 是吧 牙刷都是特制的 你是在都是软包的死死不了 八个人的24小时照顾你 是吧 波克拉是什么形状都记录下来 梦话讲什么东西记录下来 你梦话 你没你自己做梦讲什么 给我记录下来 又恐怖吧 他说 到时是他是9月6号 被抓进来我们是抗毒了在里面电视机 我的大事 进来以后的已经他是69号被抓96会放出来的转到上海一看的 等我抓到我们房间我能是新手间 打到我们房间 拉拉裤子都提不上 输了几十进位 上个月 瘦了70斤为一件 这个裤子都提着裤子进来了 那当时有多少 到谁说我我到时候所以说我们俩为什么减也有叶当时就说那个什么无法 刚刚我的家人给我送了一个裤子 给他了一个配有好好睡觉是吧 到时候我是说我们两个 癌症吗 嘴经常聊天 IU普通话经过海中叶一个人还认识 所以说 包括说话给我太太我等他的联系看他他也会吃 先说听我讲了很多事情 我会尽我全力的事情 他是个老金融了 他爱 我不好讲想写我还是非常 好的有好多朋友都非常想念这个八个月反正是改变我的人生把人生轨迹 不会整个家庭的人生轨迹 别塔八个月啊 短下了一个全新的我了 那个 刚才 他说肖建华这里有什么有什么事吗就是刚才说那一点是吧 没有别的话 被从香港被抓回来的 挂在哪里 然后肖建华金融那些东西 这些我不知道合不适合视角 对他我害怕对他有影响 或者等他拍了以后吧 在家 肖建华的事情现在基本上都已经 差不多都不知道 出来了已经真相大白了很多很多事 是不是啊 我真不多出来不知道了因为我就是出来之前说他的事情 大多数其实现 好多事情你是看不到的舅舅 我就假才知道那个你安全上看不到的 这是很吓人的那个 那个说说到时候有机会我希望能等他以后被判完以后几位 结果以后再猜什么买 再讲吧 或者是到时候跟郭先生那天见面以后再讲 因为是太恐怖了 我想问一下那个那你这个号来 出国的话是怎么出的呢 如果是我我本身事业单位吗本身 原先我是12年想辞职的结果就和朋友出去了一个公司 都可以做公司报了也忙还 就说 我都是签证的时候 那个那个那个就是那公司名义的你的公司名义那个合伙人 出来了刘谦的 现在确实报 出来的没有变空吗 没有别的空我先去的日本所以说为什么我房子被边控 我有我去他日本先去 我信我都 确实把好吃的那天我心还忐忐忑忑的 饿了爱呀正在吃日本美食 但是就是给我心里留下的那种阴影啊 我还是忐忑的我能不能出去 所以说到时候 出国机场的手 我说我自己先去自助你们你和小孩我太爱你了小孩去 去那个那个时候人工吧 没事 我出来了 送一口气 大家好出来能出没被边控 确实是我们只是一个小人物为什么便宜在哪里呢 没有意义 我不掌握什么和新材料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叶家知 价值观赏认同国先生的一个人 普通得不能再拨你们事业编制出国的话不需要单位审核是吧 我那时候已经被解职了 被解职了 没工作了说说说 我待会还给我还大一个面子平时觉得还都不错所以说 你等一下他们实际上 我我9月份就应该被 被那个被那个 什么什么话被开除吧 被屁股你应该被开除了 给我待会领导大队也知道凭谁知道我的脸吧 所以说就等了他 一看最后实在是没法挽回来那就 那个时候网友说 我要说因为文贵先生他安全问题他不可能说随便嫁人的 侦探组合国将文贵文贵先让你这个东西你都不说吗是不是 如果可以我在 我怕害怕这我的朋友那个有影响你知道为他没办现在马上要判了不起 他是 因为这个 他送香港对吗最 带过来了 再买一些金融的那些一些一些这个以前有说过 是吧还是这些他一些金融的一些操作啊他是在四季酒店被麻醉了然后是 车很给带过来的 因为我这个朋友真好事 大家30我大30又见他跟他有约了一个做金融的就是那个圈子很小 你是说那个那个那个 就跟他一伙都需要见闻见买卖啊必须一些牌照的问题按什么东西跟他比较熟 夫妻不和小辉是吧这位朋友也认识 他很频吴小晖进来了 为什么直接 为什么因为他觉得吴小晖跟习惯前很熟悉 他跟朋友会吃过饭了 包括陈小鲁之类的 他觉得他跟那个信平关系很熟悉 而且太原下一个复数是给吴晓辉 做爱做家族财富管理的 他们是有生意上的交易 包括我们可以见闻些方面交易吧 9点至今无晓辉进来了 我说是真的真的一个它就可以进去了吧 我都不知道我想为进去了 那是16 9号被双规的 我都不知道 等一说 到8月 我当时反应胖胖就怕你八个月 18 那个月我已经带了六个半月了 这个班有多一天了 而且 中国法律就没有半个月拍的 如果到七月份我就过了上诉期 试过了我的勾过了上去自己已经到卸载了 谁说都等了 太秀保证我不会上树 是把真实际上那个那个包括那个我的一个警长吗他一边一路 现在AC上一开始每15分钟 有个群是啊在里面你想什么什么药啊 苏菲娜休息场 谁说那倒是那个警长我跟聊天聊熟悉了吗你上说吧 太不着我什么爱这个我对他们大家知道是因为郭先生见面了具体我做了什么不是什么事 事情他具体他们不知道你少说话 说服上诉干吗 是吧我不可能让他们在休入我意思是吧 小小梦 梦了没关注的案子 他都管的你双碎什么用 是吧而且从我个人方面来讲 我也不喜欢他们在修罗第2次了你一次已经够了是吧 我想问一下室 那个说我的意思过了19大孟建柱已经不是政法委书记了 你这样子还能够梦见主板是不是 实际上都是他的人 都是他的 都是他的人所以说我的案子相对 那个是九大以后稍微松了一点 说了一点 是吧 松了一点对就是这个期待结束第1天然后学过程式为什么塞尔芬芳芬芳 我出来就是他们内部有个规定 好像对我们这种所谓的 我们叫我们这种人叫不安分子 那个人就不安分子 我这种案子叫 政治爱姐非政治化处理 增加的非政治化处理 对 我们这所有1%就等到 就算好 我估计我是早一批方的 世界上等到那个两会开完 对是我这就为什么他们看看为什么风险也没什么那个那个什么国家秘密 手机泡泡吧也给我 就就是就是就打一个 OK做一头猪一样 你就卖掉了哈 出去吧 一个老实点就这意思 非常的 完全没有人权 我想没人选 这里面我还有会讲一些关于人权的问题 说说 我这里边中国人和国外国人待遇是不一样的 那你真好是一开始关外国人的 我认识好几个美国朋友 都柏怀 我在这我有个美国朋友真好也是在长岛读的中学我们两个 因为一点点大麻的别拍了三个人他是我见过最轻的 一个儿子了这会是很有缘分 早上我们通通微信衰 我正在查找的那个痘痘特的中学你这个类倡导了是我的小孩一想在这读书 什么的黑非常云在纽约的 还有一个在纽约8月份还 他到星期的拜访才出来 还有一个是那个黄色洛杉矶我在美国我在那里碰到除了需要 有三个美国人 我们都聊得很好 我发现美国 把他们都非常年轻 这种年轻人教育出来的美国教育体制下的人都非常阳光 真的是 也非常有正义的 我一直在想我说的 你叫出来美国 比较出名了这些书包括 我可送君越好 数年据我所知的他太太女儿应该在美国 Testable Prada钱包钱吧 及时把搜索的太太女儿都是送送到美国来了我不知道现在回不回去了没有我也不知道 据他自己讲了因为这是通过 二手的也传不了 不火的雨雨的那个家家有的20个传播啊 包括一下吗虫马聪的女朋友是美国人 谁说不好我们这些人这些人谈论的学校最多的还是两个字就是美国 就是他我觉得 周美国才能给我们 给我们这批人啊 一个出路 你在国内确实在没法生存你有犯罪记录你都干什么都不行 是吧 Master起来因为这是一个国家行为 所以说我为什么想见过先生 我校郭先生能够自己的影响力呀 包括弃我播放大不是光为了我自己也就是 属于打屁股的国内这手机千人了 树 这么大一个一个集体的那个贝贝屁股会贝贝那个被这么非公众的对待的人 希望 美国政府啊 就给这些人一条生路 就只有美国可能是 六自己影响力呀还能给我们一一一一点点的那个 一个除法算式 你这个是国家新闻你没有办法了已经 你已经翻不了案了 对 吃饭不了 就发不了按了所以说我到时候我那是我单位也是 看看都说有没有 看看一直在等等那等到列伊利吧也许你就不行了 我必须要 我是节约吧 是吧 给我力很大面怎么没把我开除 转山 解决吧还是一个当时我是专业家骗的 我给我发给你了 我在酒店那个观众们问啊就是说到底是什么邮件 发给我呗先生 我觉得你可以说一下啊 Aptamil 我叫营类证邮件那种具体说了什么时候逝世 是就是个关于那个孟建柱和绿地的关系的 你就详细说一下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沈世界上当然当时就放着一件两部分一部分是一个队的 郭先生已有知识 就是大家 我认为是价值观相同的2就是 和谐的问题实际上还是 目前朱先生包括 各方面的一些 核对比对或者是一些法律途径吧 得到的 什么建筑和绿地关系的一些信息 不是 日利息 你具体说一下具体说一下好不好解决事实际上是孟建柱先生时间是每年都有 现在世界是绿地的莫虎的一些 话事人吧 就是默默的一个 控制人 你都来美国了没必要没必要藏着掖着不用担心的 好吧 就是写的一句话就是其实就是很简单一句话是不是 那个绿绿的我非常的委婉当时我还非常小心非常 各位晚讲的对话 这也太好笑了我还们很敏感 是吧 我说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让他们很敏感吗 吃饭 很美感 说说说我自己也自己那么认为什么目前都先生还死我了是吧 这么他们认为是我的 一个一个传话 现导致人们该实际上那个郭先生了一个爆料 谁让我 我是 不太认同了有可能 他们是为旧影响很大我不知道是产生的什么那你想说是在我真不知道 我不可能是去 妻子去问能见识见识你到底为什么这样是吧 为什么保证我私立平是吧 我希望但是有也不可能有这样机会 历史反正是已经发生了 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什么的历史是不是改变历史走向的问题还是怎么样的我也 我也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是是因为我这句话是导致的为什么导致什么结对象 这么恨我 对这么大这么大尽力了 啦啦人人 其实就是他们觉得好像我们之前身为先生很多都是 有很多就是战友们提供的 只要他们很敏感吗 主要是这个其实我也早上少 之前可能早就知道了 吃肉 给你发的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一句话吗 是吧 一句话一下一个是鼓励他的一些话他就试试吧 鬼说的话就说 主要是一个价值观的人希望能 家庭小型你是做一个伟大的事业是吧 还有就是我们 我也想参与到这个伟大事业当中去是吧你也不会后悔 现在我关贵现在就回复了一句谢谢你的信息 你倒是他抱得是以后以后是这样改变我的整个 对国家一些认识 好多问题就是迎刃而解 哦原来是要对原先是一直觉得 德国家有问题 但是 又具体讲不出来了什么问题 但身上过先生有海明白的给我们奖励 这国家是有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一小撮人控制这种整合的国家通过政法 兔子裤子怎么回事 库镇政法就相当于控制了 控制是国家 你觉得平时是不和老百姓打交道的是吧 平时管理细则是靠政法来控制你 是吧是97这批人是谁控制政法时控制这个国家了 明白就是你其实今天 她问你的事情其实要想 其实变相的就是 再报告养卡 报告政法委 中国的现代真正的体制 是吧 这个问题说中国是没有法治的 不过好多人 下那我这个朋友那个非专业朋友的人我信任他 不进去都觉醒不了有好多人不会的真的人还 还在云里雾里呢 他们并没有觉醒还没有 好多认识啊有一台官贵 那是 那句都是一个钟都不能谈还是还是 还是对他也包括数中国的政府政新闻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一摔这个任何危险 吃了波波不能会不能交往事吧 说正在危险 睡觉了他们还没意识的好多人 还是还是骨子里还没说这个国家问题 都这个有问题 但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排队 郭先生的一些爆料将信将疑 开学校学校一的 十七少 进去你知道了 包括虚气虚血给我讲一些他进入那你的面前世界上真的博客王岐山东西实验室 非常准确的 他自己北京雀里的这种人都知道 郭文贵爆料会长相的东西都很准确是吧 还真是对她还跟我讲了一个那个那个谁的人 姚明珊的一个别名牌就有山山平时就油33 他说他跟他好 他说他将网给删了 他讲过子 都是准确的直接就这么讲 都是正确的 是谁说啊我一听马也知道因为我们这个普通人世间的接触了上面这个人 为什么震撼 就是因为 就一部分 小郭先生说暂时的事 真的非常不容易的 对 吃完一大都是没这个胆量转起来是那个弄出来你叫那个我们现在连连线我们的 这聊天室好吗 给我们网友们有没有一些互动的问题好不好 啊哈好没问题没问题 聊天室聊天室在吗 看看我们网友们有没有问题啊 好的 兄弟在吗 听得见听得见 你好绿德 你好你看看网友没什么问题啊 好的好的 下面请魔刀侠花园请自己拍卖 罗大侠好 哪里下 下一首歌 加别挺文正花园自己开卖 能听得到吗可以 露得先生好你可小可好战友们大家好 首先我先谈一下我 看了这些房产那个感想我是一个90后可能有点心直口快 我觉得这些节目是不是路德先生吧 你可小哥逼得太紧了一点 有些问题你可小哥觉得有难言之隐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他不说的女人 然后下面是我的问题 你和小哥的经历真的可谓是刻苦铭 在过去的几年里和正法家周旋可以说是 深入了解了中共公检法的行 军事方式 但其实我觉得你和小哥是非常智慧的 用尽可能短的时间让自己重新获得了自由所以作为小蚂蚁我们正 真心希望墙内的每一个人 都不要受到任何形式的迫害所以我就想让你和小哥 我们谈一谈 作为强烈的体制内的战友们 应该用什么样的策略来参与到 郭先生的爆料革命党总 谢谢 好的我觉得主要还是串还是传播 主要还是传播 尽量的传播传播给 更多的人包括我自己在里面也是 尽量传播给 就是给我一个见识的都知道光贵先生 是吧手会尽力尽对 我会说了也包括年纪大了年纪轻的包括一些 完全没听过的我都会讲讲这个国家是怎么回事 几辆车不二他们都很认可 计量传播肯让更多的人知道 就过关为这我们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拿现在控制 我们的国家是 本是自己问题所以才造成 那个包括国际上啊 非洲人都看不起我们你知道吧 你给我碰到几个非洲人觉得你们这个也不行 给你非洲还是非洲自由好一点 飞机 非洲都没有阵法这么黑的 非洲人真的假的不真的 这是一点也没吹牛不会一个吗你的因为你是你呀的 是吧 他们脚中国你怎么能这样的你怎么 周志华系统怎么 乐且还有要命的有些事只是用罚款就能解决的你还为什么一个判刑 他不能理解 中国政治司法体制剧院又有钱有命 就是又要钱 都要 你好多事事情就罚款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不需要是 根本都不了形式的一个一个一个阶段 为什么了 后来我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实际上这是一个 一个一个 有小工厂的一个 组成部分一样 工厂组成部分就是 一个产品一样 包括从公安局 检察院 到那个法院 都监狱 司法 这是一条线 他是一个流水线一样 他们就把人这么没有人权 没有没有正义的概念 他就把你当这个产品送自然就这么出来 包括 你这个 不会觉得那看守所 到那个 到那个监狱都有钱拿的话一个人送过去安全地送过去 赌钱老的 是吧到时我一个是一个卫生月朋友他说我能不能去外所服刑这是你不行 他被判了10年 这个时间你转到太想回去住的复兴 不行 又叫三多 为什么叫山东啊 算出来了 因为你在上海公司 你家也过公司是干一个月是那个 M个400块钱 是吧就是啊你在上海干活 你这个月 这个工厂干活 因为这400块钱 你按照正常来说是4000的5000的标准 你怎么舍得多钱 是吧 车80年算出来每个月加出来 13个短 这是要求那边 你不懂啊 这才把人送过去 只想把人当一个商品一样 真的这是一个小小你想想就很恐怖的 我在你们中文很很久 其实想问题都是小问题 是吧想问题 把李晓明白到底是这个这个这个国家怎么回上海现在怎么回事 只想你把你自己想成一个商品一下 工厂的一个流水线作业夸就是一个商品 完全没什么 什么正义什么些 同情啊根本不他就把你当成商品 完全没有 王蒙 说说当然在去是怎么我在想 实习了大多数人都知道光辉了 光贵先生 大多数人也 但是好多人我发现阿姨谈起共贵先生而已 好像去见了给你欠了一个 什么一个 好像一个建了一个 怎么说呢见了一个 他的东西一样就是一个恐惧感还是有 说说 我下午我骑着那个技能跟家人跟朋友只信好好谈谈 就是我们国家出走出的什么什么问题呀到底什么问题公会的我会讲的先生是一个大笨猪真实的 猴子口是多少这个国家未来 好思考一下 谁说我就我的观点还是尽量传播把婴儿给朋友说多的人质量哪怕有一天 28 写完了也成功了是吧 有没有自己的 一会放下吧 不是我也反对不理的 不值得 中国司法太恐怖了 你是一般家庭是经历不起 这种被抓进去打击的 你别快八个月 我家请搜索了什么我以后会梳理 回家出来的包括太太我的岳父 全都被 喂喂小挂 不要不要太那个 不要太极端吧去经常讲道理办事实讲道理为什么都不要是这样 小多多关注一下Twitter不过好多人有我也我见我整天现在整天看Twitter 整天咳那个 看到有很多有有睿智的发言 我学了很多是不是整天想想多考虑考虑让他自己想想不要不要争论 做自己想想通过一些点滴的事情再想想你看 这次 你看我今天早上第一次收到一些 一个一个微信吧微信群里发朋友微信群发了一个就是一个 伊卡洛 疫苗 疫苗 可能大多数人关心的神秘一流的是小孩子风险 威海15人被刑拘了我首先想到的是还有 是我的家庭 马上就完蛋了这是我一下行不走是什么罪因为行车就代表北京看守所 我就看出走过这个头痛 是吧我希望他们 当然是做的事情还看得不对的就希望他们 也能找到一个公平的对待吧 这些人不要是因为中国的你这都是领导意志 你可以批事你就完了实际上已经被宣判 我后来都是走程序了 你说而已 我看不久都和他不一样用钢会进去我刚刚放出来是不是也有一颗的数个人被刑拘 我心里就觉得数和家庭 就这么完的世界上可以这么说了只要已经背叛 因为你流的批示就是这就是相当于法律了 下一位下一位聊天室 自己开卖 你可以和先生好绿豆先生好 我今天听你说完非常对这个从前不过想说的这个 结尾加工安全力大过天有调了一种新认识毕竟那个黑暗的一面很多人 我们是不知道 我的一个小问题是这个样子 我想 小 问一下而已你这一段800个月里面在内部的一些见闻能不能说一说这个 关羽文贵先生的很多案 特别是内心明亮的案子为什么要集中到上海去处理 而不是在其他地方 你可不可以谈一谈谢谢你 对我觉得上海世博会我听说那个肖建华是被关在青浦监狱着 我这个准确信息只能到4月24号放的人我放出来之前啊 契尔氏好听说得上他是被关在上海 为什么呢 主要是梦在上海 有他是政法委包括 包括我们这些的案子都是他负责了 他具体负责 因为你任何事情 包括我们在做这种那个英关柜现在那个有关系的那个问题因为 都是托政法委 你不会的 纪委他只能管党员 就为就算结束以后他也要经过检察院 小鸡尾 他不他就不用公安了他就一直接到蒋媛我们市公安到检察院 你受不了简单的工作这一套 说说为什么放在上海呢我觉得这是因为梦的原因 没得啥 因为他控制 它是可能是控制更方便吗而是上海 上海的 包括一些 怎么说呢上海的 活动就是相关会讲过啊 实际上上海 是真正的 战场 北京市战场 上海市真正的权力中心 就是 北京只是一个权力搏斗的地方 真正的 看不见东西 许多在上海 为什么因为 中国的权利 实际上 我我怀疑 实际上在上海 包括我们哥们哥 你想想 莫先生你看这次是有大多少个上海上去的 这是梅上海市里还是很大的 包括上海的一些 我认为啊 上海的事情 傻*些怎么说呢 可能办事方便 可能是 更 个他们更称他们先把上海的因为上海的全是在上海吗就好多上海人 更更那个门外切它们的思维方式 这怎么想的可能更顺顺手一点不会肖建华包括吴小晖 是吗都在上海 我听说肖建华是我是4月24号出来的 然后听不见有讲的 小姐怀孕可以 会被转到那个上海一看了他现在在青浦被监视居住 不是我那个 他是因为他试听 你别的 景观讲的 我们不是一周是聊天吗聊聊天吗有时会熟了吗就是随时发生的事情我在里面是不能看新闻 不联播的联系 后来我我太太我这个问题为什么能行了不得不看有好多任务上新闻联播他们 自己看的自己怎么输不了 这是我们看最多是什么中药塞多的天天唱红歌 然后天天捡的清规戒律上面 明天的信号不好所以说你不是简直是地狱一样比监狱恐怖多人 节约能看了新闻联播 所以说我觉得为什么放在还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是开始回的关柜能先生原先他讲过的问题 就是因为权力实际上在上海 然后他们在上海 更利于受他们控制 这是我的观点 对应该是对在上海队对他们的整套系统他们更信任 可解人对执行力更强 是不是对每个每个口每个可能就是监控起来 可以说是 他们更有自信如果在别的地方为他们害怕 中间如果拥有一个房间打折扣的话 他们也害怕 上海做事总归是比较规矩的领导做的事是明白黑的什么事情他们一般都是规规矩的完成指令 领导力只是吧 小酒店是比较规矩一点 是吧所以说他们都说说得心应手吧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海的更 更容易更喜欢做奴才 就这个意思就是 这个不能这么讲太太上海人就是广的这个体系里头他们觉得爸爸 马上海人已经培养的更加听话应该是这样说是吧 上海相对来说比较听话听话的上海是吗是吧 好像又会聊天室 下面挺好小宝宝原子 自己拍卖 林柏升 听得到吗 听得懂 我想请问这个嘉宾就是 你刚才有提到你在关家期间受到了污辱 小组 还有伤害 让具体请问一下他们用哪些手段来羞辱你伤案不管是 是在精神层面的或者 肉体层面的 那第2个问题是 想请问一下你跟谷有间有代理面交流 吃如何做交流这个部分能不能详细的根本出售看 就是一些交流的细节比如说你如何跟谷有开始交流人们交流的方式 用哪些方式然后 交流信息 大概是哪些信息 还有哪些交流的任务下 这部分强细的说明下谢谢 好的可以开始说了 好好的的一部分也就是那些污辱啊 我是第1天晚上就被上了三个耳光 被那个杜狂和这辈子忘不了这个人 度孔 上海经侦总队一支队 然后在系在里面的怎么就不如啊 本身 在看守所里面就跟狗一样关在笼子里的狗一样 是吧 然后你就直接吃饭 那种精神压力呀是一般人享受不了的因为整天 爱规定 9点睡觉 每天6点半起床 是吧没事的 那跟猪狗都不如 真的这么都不如吃的是什么东西 没有 然后他是不停的精神上身放的是什么节目 中央3 循环播放 特别是过年人断我 我这辈子我可能有十几年没看过中国参赞透了吧春晚包括 我这辈子在里边 过年那个阶段有可能有20看了有53时变的春晚 你不能有这个选择 你失去自由了是吧 整天 这里边而且是 早上起来 钱以后先吃东西是吧然后是按照规定做 你那个 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事吧而且 修容对比男士来说最大龟是什么东西 连那个尿尿你就蹲着尿的 10个人在一个间10比20的平方你想算算啊 上海怎么 吃喝拉撒全在里边 你想吃什么叶的感受 是吗包括里面的一些 不能出去化方啊他说是可以帮他但是时间不能发疯的 那就是说是每天可以防风 实际上没有 就两周才有意思吧还一说平时间隔太阳的 说大多数人长期关押的人诗一首 我看过 关押了三年以后的上涨 他语言表达那你突出问题 已经记忆力严重衰退 我现在挂八个月 我出来以后最明显的感觉就记忆力衰退很厉害 会小事情 没事记得很清楚的事情记不起来了 我到现在还有这种感觉 突然想爱感觉很熟悉天天都看到 就不能什么名字 你感觉与老年画了一样 还有就是通过那个节目 现在金钱龟 就是 给你洗脑 US gaap做那个不能做坐着 平时做事做下做事 坐在地板上的 你们有没有床的 一般没有传一个游戏是开出错与床了没有的 做的睡的地板上睡了八个月 然后做 是做的一个破木板上 怎么做一个 做两个都不行 那个包括你想吃的都吃不到 整天吃没什么你吃什么 写字是怎么弄的 就给那个 这个位置呀从下面给弄给你必须要 儿子蹲下身拿到自己的饭 真的他完全是可以另外一种更人人读的方式完全是非人的待遇 这里边精神压力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因为你 又没跟外界所有的位置信息 一个得到的 买那个就是通过 律师 知道一点点 然后就是那个包括你过春节 是吧我知道冬天 恋爱一周才能洗一次热水澡 我想我我在里面那个而且不用被那趟杀了被烫伤了去医院你就不死 你去医院你是住下的 要花钱的 我他杀了结果为什么那个设备设备太简陋了那个那个那个接一个那个那个上一看估计 一是70年的吧 被套到了就躺在床上躺在地板上 为什么不给我留下 为什么我就可以去看医生看医生但是说的什么都不到你回了一样的 我在讨论两周 在地上躺了两周 就因为全是起泡了么水泡 被烫伤了你为什么 因为你没关系 你们都是什么关系你想注远不是的 如何做人如果老头子 现在他女儿还是在洛杉矶呢 我还有前面的问他现在被转到崇明了聪明去了 太懂又写了 才给他住院 你说你只是还有一些 还有 反正说 你只有 不死 你是去不了医院 谁说我们我很幸运西马还没什么吃什么病我写八个月发了个鸡 8月了睡着了 提子用冷水的这是孙对我是一个身心的也是一个锻炼 包括还有什么东西还有啊交给你那个 那怎么说呢 反正太礼拜你就不遵守校规和那个好几个 不能办法那张万年的一个 什么是扩大涨什么扩大涨 你每个月 世界上有缘下次250现在 现在是350 350块钱看买点东西 一周四就是一个月700 当然买的东西都是些帮外面之类的 你可以收个点上一些什么你就不遵守 首先就定扩大战舞的那个内部的人讲课堂上有你不能买东西 你不能买东西给你光是他东西真的是没法吃的 然后就说这是一个一个管理你那个手段 电了再不听 再不听呢就是什么了 卡拉胶水了 哪有水源是有的 给老旧水利研究这么配给你一个灼热感一个美国人都不想开了就水你别以为了为何不会的 还有就是他通过 那个那个一些打人也打人的 有打人他都不待见是那是有这样的他翻译就出去 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这是这是司空见惯的包括很多老外也可以打的 有了外界一进去受不了这种热液压抑感 这是好多老外被打 都说我也不会如果有说的话希望两年之泪 两年的我这是我给自己的定的目标两年真累希望 卖萌把我的经历写写我的前任是我已经 你的有一个高要了吧谢谢我和他们包括怎么对待外国人 试一下也有的 培拉旧水 辣椒水然后还有什么 还有啊还有好像是受电电击 一个都有 我好多都听说过的 说说各种惩罚方式吧 不会煮还是 很少这种当然主要是一些里边 一些不太配合他们工作的工作一般也不会有什么阶段性味 最主要的是一个精神上的压力 不会你不能看新闻 你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 你在里边那些你以后老是想想家里怎么办我小孩子怎么办 这种精神压力特别大 9000天 天天给你放这种你不想看的东西 时间是一种有一种骚扰了 你想天天给你 备件归让你不想归一到十条 我把家归都发给你那个路得了 都是叫他们好多他们自己自己都做不到说是可以嫁人可以写信谢谢他们收不到根本就立马给死了 说是可以那个 MM个可以那个键家人是一样不能见说是可以放风时间不能放松 是吧 不能见阳光 说说好多事他们自己做不到 说说这里边着是一个精神压力 睡觉 身上打那个打油 我看了药水有 这是比较比较极端的格里吧 我还是我觉得精神压力就是那种 包括 你不知道你自己别怕多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是吧 然后这个秘密空间里 那种窒息感 有助这些改 有时候我有时候因为晚上有点之气感 重名品不出去你想想设平方20平方10个人 最多的时候能中13的人就说厕所里 我最多经历过12个人 后来待遇好一点了就是我三个月以后 那么照顾我 帮我调到一个那个 手机仿八个人 水就是因为一个老头英文出去了死老头你们是不能死人的大家照顾一下他 就是大概 是这个样子的 这说是非常恐怖的 这是因为接你为什么所有的人背叛都很开心你的注意这个有过日子了 不知走哪条出去了你在江派出所里 你不准哪些图 完全是 时间像停滞了一样 我的博客里面有个美国人在在什上海旧书的 我们的女儿她有个他自己都学会一个成语 就度日如年 真的是度日如年 美国为什么会被抓了 有点大麻 大马 大马其顿 在美国电视没有毛我们玩的是什么 合法的包括参加入组合法的他们那我也买年轻人们都喜欢吃出了大麻就被抓了 他是怕的五个月 谢谢是几本还是煮还是精神压力精神上的压力不会对接下来马里也就是本是一种子 这里面密闭空间里的这些感 然后就是还有一事对家人思念 你看不到家人 去吧还有就是那种 那种精神那种 精神污染就是那种整天给你放就不想看的东西 而且不停的循环 你不用选择 吃我不知道循环 还有这种反正是你小小 这里边的人还有什么无形的压力 这里边的人好多人实际上在精神受不了进去 因为有好多人 而继续为天天酷 你想想你自己本身压力很大 如果仅一个人天天酷跑呀 你会这种会传染的所以说 每个人都是 非常州语讲讲故事呢全是听的一些事 社会的阴暗面 吃饭没看20都不一样你看有一个人实际上哪个福建人吧他是 那个在网上买一些东西的吧 Melb的智力了 走出沙葱说得准备上海从福建那个抓过去 他装进去一个这里面呆了三年了 这是老人了 抓上演了他短袖他回个月 到现在没见过女儿 解说 这个很多人都是人间悲剧啊 很多都是人家悲剧还有一个 把自己父母杀了吧 你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案子上人 吃了不过还有一个贩毒案 澳大利亚人 这以后我说你都会详细介绍介绍那些啊 性比我老刘我经常跟他下棋他倒数 到判刑之前 还不相信自己是死刑无辜金口可以 只见他是在澳大利也就去了10年 他本身就是有点问题结果实行啊 不是我这生高中第1次见了死刑犯 一个他的儿还可怕的就杀了父母的爱一个人 越小越一个小年轻我们关系挺好的 是呀太当然真正的有些事不能讲啊 谁说你在里面看多了 实际上的中 人间悲剧 太多人家被拒了所以说主要还是来自精神并不是说 那么个别的问题 打折的都呆在房挺好的 打电也有机会出去 你想出去这个门也很难 就整天在里面转圈转圈转圈 我说我说什么时候为什么聊天的转圈的时候可以聊天 早上吃完饭可以有半小时三步时间 A平时晚上聊聊天 等大神啊 谁说脖子包括以后的信息啊为什么不合脚的反正在家都吃了消炎还说不能讲的 是啊晚上都是吃喝拉撒睡觉 不会进去是我还不习惯呀你在除了九个人洗澡洗头洗澡 不会洗澡都有时间限定的 从7点开始到期 要到8点17早时间 洗澡的你是个人想想算一每个人算多少时间 这包括吃喝拉撒早是早上18点开始大便 所以你每个月 每每个都是规定好你的 大概多长时间如果多了你大爷的大便我听说在 上海别的地方 有的地方人多的时候只有大便就两分钟啊 他们就开了你 他们觉得不然就没大便大便是不允许了 是吧这是那个有那个一个老得有个不能说是雨柔与霸来就是你们有个 跟你管就比较熟的 来负责监视内的一些一些活动 他管了他汇报告我们给你们的尽管没人问你的你的朱呱呱叫的 这是这是这一个 设置格式那种 各种来的无形压力豆冰并不是身体这么 这是这是这么一个情况 然后你把好多事到时候我 我在黎里到时候我想想不会一些草莓的包括一些 重量级人物的 以后再讲吧 好这个车太多了今天就没有快两个小时了那我们今天就不最后部 这不不提问了好吧 叫那个在给你两分之间你就一分钟后两分钟你之后再 全面总结下好吗简单的好不好 主要是如果有时候过先生能听到我的节目我秀我也 我是希望他们我的一直在想我在里面最最想讲的最想写 新的人啊两个一个是我前任的人就是洗衣机洗衣服洗后留遐想 这是真的这两个人相 想想讲一下我的故事 就是到底怎么回事 说说我着实现在西路休闲放弃细心我了就是折石锅先生就是希望他们坚持住吧 我为我也没有任何的那个 因为他太太我也不会无怨无悔啊还有这个 这个所有的陆这个历史进程把一个伟大历史事件 我也是从来不会后悔是吧 而且相反的 我笑他们坚持着顽能坚持坚持再坚持友好这么多人支持你 千万不要辜负我们这些小蚂蚁 一个一个 去网吧 我今后还会 因为我自己的方式来支持或显示啊 这是 因为我永远不会变目标不会写书以后写书也是一个方 直接方式 我为什么要写出了主要是 里边 给我的感触触动实在太想我不要写出来不然我对不起我的我我我我我的良心吧 我家的事情见面太多了 这手术还是你希望学习蚂蚁机器人吗有没有机器 没人呢 多鼓励鼓励我多猜猜也这个历史进程啊 也加16 坚持住 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喜马拉雅的音能成功 谢谢绿绿的绿的大给我这些机会呀然后能够讲出来啊 好的谢谢谢谢谢谢 这请多多保重啊 到美国好看的小时候自然 我说到美国充分享受自由阳光 好吧安全 好啦哈哈哈那今天就么就到结束谢谢 谢谢聊天是啊谢谢各位观众 谢谢绿德 谢谢谢谢

Check Also

路德访谈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再次深入曝光中南海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升官的规则。

音频 视频 文字 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的访谈今天是2008年7月28日美国时间 今天我们联系中南海保镖 行李小哥啊 很小的你再次深入的谈一下中南海 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 以及这些参观那些规则 包括很多常委们的日常的日常生活 之前那个和你小哥的节目非常受欢迎接近20多万的点击率啊 可见大家对于 咱们这个神秘的常委吗咱们认为神秘啊 但是对很厉小格来说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就是普通人 接下来我们让和你小哥跟我们观众们打声招呼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