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路德访谈 / 网友琥珀:谈为什么中国现在就是以警治国的惡法庇護下的警察國家

网友琥珀:谈为什么中国现在就是以警治国的惡法庇護下的警察國家

音频

视频

文字

2018年7月24日 我是琥珀 今天路德访谈了一位体制内一一封邮件而被上海公安抓捕 并最终判刑八个月的尼克小哥 在访谈中你可小哥讲到了网警队网名 所有上网行为的全面监控 讲到了他只因一封写给郭文贵先生的电子邮件就被上海警方带走 之后又以毫不相干的其他罪名背叛 被批捕并判刑 想到了任何一个普通人 只需要两个证人指证 就可以被定罪 就可以一夜之间沦为囚犯 讲到了看守所内 他所了解到的其他犯罪嫌疑人 还没上庭就已经被关押两三年的比比皆是 而最强的则17年 推特网友齐市007这样描述他的感受 真真两个小时 呆呆的听一次小哥的亲身经历 八个字 毛骨悚然一分钱营 这也同样是我的感受 但我想 我们更多的 适应该要探究存在于这些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是谁给了公安机关这样为所欲为的权力体制内 司法系统行政系统内 众多的公务员 为什么可以这样心安理得的做恶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以我的理解 我想到的一个概念 就是阿法庇护下的警察国家 今天我们先来简单的了解一个概念 什么是普世价值中的警察国家 警察国家 又称警察社会 为政治学及社会学术语 描述一种政府自称为人民的监护者其拥有法定权力 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 以行政力量 控制人民币违反人民医院 指导人民如何生活的社会 警察国家与法治国家的不同在于个人自由的界限 法治国家仅限于纸保护人民不受补一勤奋但是尊 尊重个人自由 但是警察国家则以人民福祉为由 不息侵犯个人自由 警察国家的政府 认为自己是无知人民的监护人 为了保护人民他们有义务纠正人民的错误知道人民应该如何 如何做一维持正当的社会秩序 其实这些做法违反了人民的意愿 一个警察国家 常典型的表露出极权主义和社会控制的要素 通常很少我没有区分法律和行政部门对政治权利的旅行 行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一行政力量控制人民 及违反人民医院 表达和沟通政治观点和其他的观点的限制 这些观点都受警察监督和强制 政治控制可以由宪政国家 一般强制的边界之外运作的秘密警察部队的手段来加以执行 所以总结起来 警察国家的两个重要特征 以人民福祉为由不惜侵犯个人自由 2 在缺乏法律程序的前提下以行政力量控制人民极为反日 人民医院 这里提到的行政力量 具体到我们生活中又是什么呢 我们再来看一下我们中国大陆地区的公安机关的定义 公安机关 和公安部门简称公安 作为术语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政府 管理公共安全事务的行政执法部门和刑事司法部门 其职能 和警察局相近 但也行使部分非请勿的行政许可 核危机管理职能 如消防救援特种行业管理等等 所以这里我们需要纠正一个长久以来的认识误区 实际上大陆的中国公安 他不仅仅是一个执法部门 也同样是一个行政部门 现在我们来看 中国大陆一部臭名昭著的恶法 现行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也就是这部法律 从国家层面 何立法层面 还会默许和纵容大陆公安这种无限扩张的权利 提供法律依据 现在我们首先 从刑诉法的法条中来寻找一下 怡保护人民的名义 公安机关的权限 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可以怎样合法的情况我们的人生自由 和财产安全 首先我们来看几条法律条文 第134条 为了收集犯罪证据 查获犯罪人 侦查人员可以对犯罪嫌疑人以及可能隐藏罪犯或者 有犯罪证据的人的身体 物品 住处和其他有关的地方进行搜查 第136条 进行搜查必须项 被收藏人出示搜查证 但是注意但是在执行 逮捕拘留的时候 一有紧急情况 不另用搜查证也可以进行搜查 那么什么是紧急情况谁来界定 没有严格标准的紧急情况那就相当于随时随时 然后 第141条 侦查人员认为 需要扣押犯罪嫌疑人的邮件电报的时候 经公安机关 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 即刻通知邮电机关将有关的邮件电报 剪交扣押 第142条 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 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 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 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 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 大家注意这里说的是公安机关和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办案的需要 所以整个过程 完全不需要经经过第3方的介入 也就是说整个过程中公安机关单一部门就有完全的决定权 而相对方 作为普通的公民个人没有任何的权利救济途径 然后我们再来看 第148条 公安机关在立案后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 恐怖活动犯罪 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 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案件 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 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 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 这里再次提到 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 那么我们要问 到底什么是侦查犯罪的需要 然后 接下来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 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 那么什么是严格的批准手续谁来批准 具体的品审批流程是什么 这些我们是完全不知道 而且好像我们也没有资格知道 接下来的另一个问题是 为什么你可小哥 可以被以毫不相干的其他罪名拘捕 并最终判刑 为什么任何一个普通人 都可以一夜之间沦为囚犯 我们接下来看 第五十三条 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 重调查研究 不轻信口供 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 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于刑罚 没有被告人供述 证据确实充分的 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 何处以刑罚 将简单单独的来看好像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我们再来接和另一条纹 第一百零九条 这是有关证人证言举报人被害人和控告人的一个法律条文 学术 他是这样说的 报案控告举报可以用书面或者口头提出坚 接受口头报案控告 举报的工作人员 应当写成比路金宣读无误后由报案人控告人剧 举报人签名或者盖章然后接下来看重点 接受控告举报的工作人员应当向控告人举报人 说明乌高音符的法律责任 但是只要不是捏造事实伪造证据即使 是控告举报的事实有出入甚至是错告的也要和恶搞 严格加以区别 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把以上的的53条 和的109条结合起来执行 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在接下来我们看一下 国内普遍存在的 最佳长期几呀现象又是怎么样才产生的 第八十九条 公安机关 对被拘留的人 认为需要逮捕的 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 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 在特殊情况下 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 对于留创作案多次做爱结伙作案的郑大贤一份子 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 可以延长至三十日 人民检察院 应当自接到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书后的七日内作出批 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这是一个常规的体现 实际操作中往往就13天和37天两个时间节点 然后第154条 对于犯罪嫌疑人逮捕后的侦查期及押期限不得超过两个月 案情复杂期限届满不能终结的案件 可以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延长一个月 第169条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 应当在一个月内做出决定 重大复杂的案件 可以延长半个月的171条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 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法庭审判 所必需的证据材料 认为可能存在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以非法方法收益 收集证据情形的可以要求对其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作出说明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 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 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也可以自行侦查 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 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 补充侦查一两次为限 补充侦查完毕移送人民检察院后 人民检察院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 对于 两次补充侦查的案件 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作出 出不起诉的决定 这个过程很长我们来总结一下 就是 从进入开车所以后 首先是公安机关有一个30天的时间来准备材料 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 而检察院有七天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同一批准逮捕 这个过程对于犯罪嫌疑人来说就是无论 最终检察院是否同一批准逮捕 就已经在看守所关押了37天 当然这只是刚刚开始 在批准逮捕以后是两个月的侦查羁押期 根据需要可以再延长一个月 也就是总共三个月的侦查期 在侦查期结束以后 由公安机关将案件 一种起诉到检察院 只是检察院又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决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 根据需要还可以延长半个月 也就是说总共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来决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 那么我们这里请注意到这一步的时候 检察院才刚刚决定 是否符合起诉条件 也就是说 在不知道一个人是否构成犯罪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情况下 它已经被关押了37天加上三个月再上一个半月 总共是将近 六个月的时间 这样的过程还仅仅只适用于案情简单的情况 我们来再继续看一下还有更多情况下使用的过程是这样的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 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 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也可以自行侦查 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 应当在一个月以内补充侦查完毕补充侦查一两次为限 补充侦查完毕 一宋人民检察院后人民检察院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也就 就是说 在原先将近六个月的基础上还有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每次补充侦 侦查的期限是一个月总共就是两个月的补充侦查的期限另外 每次补充侦查完毕一送检察院后检察院又有一个半月 审查起诉的期限 两次加起来就是三个月这样 就是原先的六个月加上两次补充侦查的两个月加上两次 审查起诉的三个月 总共是11个月的时间 啊现在这样又是到了哪一步了呢 我们看调温正是这样说的 对于两次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 不符合起诉条件的 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换句话说 就是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在证据不足不足甚至是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 对合法的加11个月 那么如果说这样的权力已经完全超越了我们的想象 我们在接下来看 第158条 在侦查期间 发现犯罪嫌疑人另有重要罪行的 自发现之日起依照本法第154条的规定 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只要变换一下罪名 就可以将号 根据的 鸡鸭11个月又11个月的循环不停的就儿服饰 谈论这些 我觉得有点莫名的不寒而栗 一个国家 有意识的以法律的形式 去无限扩张 他的暴力机关的权力 相对的 个人却没有 任何的权利救济途径 他的目的是什么 就算不算是以人民为福祉 不息侵犯个人自由 体制内的仍然在为这个政权服务的朋友你们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 难道认为自己 只是在按规定办事 就可以让你们心安理得的继续做恶吗 有没有想过 这种模棱两可的放任 只是因为现在需要放你们出去咬人 而 他让你们享受的 不受约束的权利 同样也是套在你们脖子上的链锁 最终这条链索将成为涂在你们的工具 今天的话题有点沉重 不知道大家的感想是什么 欢迎在视频下方的留言区留下你的想法

Check Also

路德访谈中南海保镖亨利小哥:再次深入曝光中南海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升官的规则。

音频 视频 文字 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的访谈今天是2008年7月28日美国时间 今天我们联系中南海保镖 行李小哥啊 很小的你再次深入的谈一下中南海 常委们的性故事捞钱的故事 以及这些参观那些规则 包括很多常委们的日常的日常生活 之前那个和你小哥的节目非常受欢迎接近20多万的点击率啊 可见大家对于 咱们这个神秘的常委吗咱们认为神秘啊 但是对很厉小格来说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就是普通人 接下来我们让和你小哥跟我们观众们打声招呼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